首页 - 财经
快速评论

喝了25年,中国红牛会消失吗?

来源:深蓝财经 浏览: 2020-01-10 17:44:03
“红牛”商标之争有了新进展。1月5日晚间,中国红牛的官方微信号“红牛”发布一则公告,公告称,近日收到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的民事裁定书,驳回泰国红牛方提出的强制清算红牛维他命饮料有限公司的申请,维持一审“不予受理”裁定。该案件始于2018年10月,当时红牛维他命饮料(泰国)有限公司(即“泰国红牛”)宣布,正式启动...
分享到微博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分享到QQ空间

“红牛”商标之争有了新进展。

1月5日晚间,中国红牛的官方微信号“红牛”发布一则公告,公告称,近日收到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的民事裁定书,驳回泰国红牛方提出的强制清算红牛维他命饮料有限公司的申请,维持一审“不予受理”裁定。

该案件始于2018年10月,当时红牛维他命饮料(泰国)有限公司(即“泰国红牛”)宣布,正式启动对中国红牛的强制清算申请。该案件在2019年5月被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不予受理”。泰方表示,上述终审判决驳回了强制清算的诉请,但是暂时性的,其直言“红牛维他命饮料有限公司进行清算也将是必然的结局”。

“红牛”进入中国已近25年,如今,红牛的现状,一如它的商标——两只互相角力的公牛。深蓝财经就“红牛之争”咨询了京衡律师上海事务所律师余超,余超表示,该案的争议焦点在事实上并不明朗,红牛中国的命运仍然存在不确定性。

中国红牛及其创始人“中国红牛之父”严彬,或许不得不面临着一场旷日持久的缠斗。

开端:惺惺相惜的伙伴

红牛之争与王老吉和加多宝的“凉茶之争”有些类似。可以共患难,却不能同富贵,这样的剧情也在红牛身上上演。

经济学家宋清辉曾发表过一篇文章,直言这是一种“商业柠檬心理”。宋清辉在文中说:在诸多利益的裹挟之下,面对有出息的“孩子”,相关企业一方虽无尽“养育”之责,抛弃事实和道德软约束,图谋最大的利益。类似的遭遇,加多宝和王老吉之争、苏州稻香村和北京稻香村之争、华彬集团和泰国天丝关于红牛之争、日本全家和顶新集团的品牌授权之争,都或多或少掺杂了这样的心理和情绪。

双方“闹离婚”之前,曾有过甜蜜的过往。

在泰国,许氏家族是十分显赫的饮料大亨。1923年,许氏家族的第一代创业者许书标,出生于海南,2岁时去往泰国。

和所有的创业者一样,通过胼手胝足的打拼,许书标在1956年创立了泰国天丝医药保健有限公司。70年代,泰国天丝针对熬夜工作的人群,研制出一种保健品,就是最初的“红牛”饮料。

1993年,许书标想在自己的出生地海南开办工厂,把红牛引入中国。可当时中国商品分类目录中没有功能饮料,而保健品行业又处于野蛮生长后的“严打”时期,红牛未能取得保健食品批准证书,生产计划被搁置。

这个时候,许书标遇到了严彬。

和许书标一样,严彬也属于第一代创业者,媒体曾报道过一个关于严彬的故事:

1995年,为了买下北京一处烂尾12年的楼盘,严彬找到一位商业银行行长贷款,这位行长揶揄道:“谁要是还能把它建起来,我就从楼上跳下去。”而这座烂尾楼就是今天的华彬大厦,在这里,严彬创立了自己的王国,华彬集团。为了让这座烂尾楼“起死回生”,严彬曾一步一步地爬上23层楼,一天上去20多次。

严彬出生于1954年,比许书标小30岁,但也同样是吃过苦的人。年轻时经历过贫穷饥饿,为了谋生,17岁的严彬拿着打工积攒的92块钱孤身前往泰国,从学徒工开始做起。1984 年,严彬在泰国注册了华彬集团。

或许是因为经历相似,虽然年龄相差很大,却不妨碍两人成为交情甚笃的合作伙伴。1995年,两人达成协议,双方成立了泰国红牛,随着严彬引入两家国企加入,中国红牛成立。1998年,中国红牛在北京重新注册,许书标将红牛在中国市场的业务、运营,甚至商标维护全权交给了严彬。

这个时候,中国红牛的传奇故事才刚刚开始。

续篇:“红牛之父”打开功能饮料大门

严彬被称为“中国红牛之父”,而红牛进入中国的20多年,也是我国功能性饮料从0到1的20多年。

红牛进入中国之前,我国的消费者还没有功能性饮料的概念,红牛成为了“启蒙者”。设立中国红牛时,严彬引入了国资,进行本土化调整,调整了配方、口味和包装,并取得了保健食品批准文件。随后,严彬带着他的团队只用几个月的时间,就完成了谈判、签约、投产、上市等一系列工作。

1996年,红牛首次在春节联欢晚会后的广告中出现,“困了,累了,喝红牛”、“你的能量,超乎你想象”等广告语开始密集出现在消费者的视野。

红牛取得的成就也有目共睹,根据华彬集团公布的数据显示,经过25年的耕耘,红牛2019年销售约223亿元,同比增长5%,也是国内最大的功能性饮料品牌。

智研咨询发布的《2019-2025年中国功能饮料行业市场调查及发展趋势研究报告》显示,红牛从0-10亿销售额用了8年时间,10-100亿销售额用了8年时间,100-200亿销售额花了2年时间。

而在红牛之后,中国功能饮料市场入局者众多,但红牛的龙头地位从未改变。从市场占有率来看,红牛已经拿下六成。2018年,根据尼尔森监测的零售数据显示,红牛在国内功能饮料市场上占比59%。

image.png

△图片来源:智研咨询

而在Chnbrand 2019年中国顾客满意度指数排名,和Chnbrand 2020年中国顾客推荐度指数排名中,红牛均位列功能饮料第一。

image.png

image.png

2015年,华彬集团启动了产品多元化战略,2016年推出了自主品牌战马能量型维生素饮料,想要复制红牛的成功。华彬集团还先后购入美国椰子水品牌唯他可可、儿童饮料果倍爽、挪威高级瓶装水品牌VOSS的股份,在高端饮品市场展露锋芒。

2019年12月6日,在2019中国食品产业发展年会,严彬获得66万余点赞投票,在推选的82位企业家中高居榜首,获得了“70年·影响中国食业进程企业家”的荣誉。

中国食品产业研究员朱丹蓬评价说:中国红牛是在改革开放历史机遇中,中国食品工业创新、变革、发展中的独特和突出现象。一个小金罐做成年销售额200亿,带动几百亿产值的大产业。红牛是首个通过国家审批具有保健食品批文的功能饮料,“敢尝天下先”;近25年保持6元价格不变,堪称行业奇迹;数年销售额超过200亿元的大单品,屈指可数。

毫无疑问,中国红牛成为了那个功能饮料行业那个“有出息的孩子”。

待续:红牛之争或成为一场“持久战”

都说创业容易守业难,与一生低调的许书标不同,他的子孙更像是标准的纨绔子弟。

2012年,也就在许书标去世的那一年,他27岁的的孙子沃拉育,酒后驾车,开着一辆法拉利在泰国曼谷闹市区超速行驶,撞倒了一名巡警。巡警被拖行了超过100米,很快去世,沃拉育逃逸。

泰国警方花费数月准备诉状,但之后数年,律师和沃拉育找出各种借口,多次拒绝接受检方传讯。如今,沃拉育一案仍然没有结果。

许书标去世,也成为许氏家族与严彬之间矛盾的分化点。许书标之子许馨雄接任泰国天丝医药董事长后,许氏家族开始表达对严彬这位“中国合伙人”的不满。

许氏家族与严彬之间的矛盾,有三点:

第一,控制权之争。

1998年中国红牛重新注册后,其最大股东泰国红牛占股88%,而由许氏家族的独资公司英特生物制药控股有限公司占股7%,严彬控制的独资公司环球市场控股有限公司占股4%,怀柔区国资委旗下的乡镇企业总公司占股1%。

按照当时的持股比例计算,许氏家族持有中国红牛66.84%的股份,严彬持有32.16%。

2015年,许氏家族和严彬对泰国红牛的持股比例调整为51%和49%,相应地,他们对中国红牛的持股比例也变为51.88%和47.12%。

许氏家族认为,许家实际控制泰国红牛,所以当然是中国红牛最大股东。但严彬认为泰国红牛许家都是个人小股东,严氏才是最大的个人股东。而且泰国华彬是中国红牛的实际出资人。事实上,许氏家族曾提出收购严彬旗下的红牛生产基地引起严彬警觉,同时许氏家族将为华彬集团效力达近20年的离职高管挖至自己阵营,才最终引发了双方矛盾全面爆发。

第二,股息之争。

2014年,许氏家族委托环球律师事务所调查红牛中国。据《财经》杂志报道,许馨雄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中国红牛在2015年之前、长达20年时间内从未开过一次董事会,作为第一大股东,许氏家族至今未拿到过一分钱分红。

但在2018年泰国红牛提起清算程序时,严彬之女严丹骅授权律师事务所发布声明称,红牛中国本着诚信合作的原则,已向泰方支付了近40亿,许氏家族第二代继承者不感恩、背信弃义,妄图侵占红牛中国权益。

第三,合作协议时限。

严彬称,1995年,他和许书标商定五十年合作原则。但是许氏家族只承认二十年,根据公开资料显示,中国红牛正式注册时间为1998年9月29日,营业期限为二十年,将于2018年9月29日到期。

自2014年开始,双方摩擦不断,围绕合资期限、商标、股权、破产清算等互相诉讼达20多起。此次中国红牛胜诉,免于被清算,扳回一局。

在接受新京报采访时,华彬集团相关负责人称:“许书标去世后,泰国天丝新任管理层不满足于原协议下可获取的利益,而是企图独占中国红牛的发展成果,将华彬集团排挤出去。”

余超律师则对深蓝财经表示,如果股东合作协议约定的经营时间是50年,就算公司章程规定的营业期限是20年,股东间也应遵守之前的合作协议约定,可以通过修改公司章程而使公司续存。而且只有具有真正的股东身份,才能有资格向法院提出清算请求。以上两个争议焦点,在事实上并不明朗,红牛中国的命运仍然存在不确定性。

除了法庭上的交锋,泰国天丝还授权广州曜能量公司在中国推出红牛牌安奈吉饮料,借用“曜能量”产品的保健品批文代工生产,2019年10月,安奈吉已经开始进入北上等一线城市。而销售,竟然委托给了中国红牛前高管组建的团队深圳普盛公司。在2019年底,泰国天丝集团又推出原装进口红牛,希望彻底混淆中国红牛产品,进而瓜分中国红牛的市场份额。

但据第一财经报道,朱丹蓬表示,综合经销商、原料供应商等各方数据看,安奈吉的市场销售并不算理想,预估安奈吉的生产量在5亿元左右,实际销售在2亿元左右。在朱丹蓬看来,本次泰国天丝的目的,并不在于安奈吉红牛的销量有多少,真正的目的是用类似的产品建立起新的渠道。

而此次中国红牛胜诉,让泰国天丝新品推广团队面临尴尬。根据中国红牛的声明,在司法机关作出确定裁定前,任何冒用股东资格在监管机构、其它第三方机构、行业市场危害中国红牛生产经营权利的行为,公司将依法捍卫固有权利。

宋清辉甚至直言:商业和市场法律诸多纠纷在没有最终定论的时候,一个主张品牌所有权的厂商就借完全不同的产品批文,急迫推出一个与自己之前的包装和口味几乎相同的一个产品,说的好听点是“擦边球”打的好,说严重点说,就是无视中国法律尊严,同时涉嫌欺骗消费者。

是否违法,需要法律给出结果,但时至今日,“红牛之争”已经变得十分复杂,朱丹蓬认为,估计中国红牛与泰方的诉讼战至少还将持续2-3年,将是一个比较漫长的过程。


深蓝财经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相关新闻

热门资讯
财经风向标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