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房产
快速评论

开发商张旭东之死:谁压垮了他的生命稻草?

作者:深蓝地产 来源: 浏览: 2019-01-11 11:02:57
据微信公众号为“象甲”的爆料,曾被媒体评选为南京房地产市场十大推动人的开发商张旭东,已于近日自杀身亡。作为南京中小房企的代表人物之一,这个被业内戏称偏执的理想主义者,是什么压垮了他的生命稻草?
分享到微博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分享到QQ空间

草莽时代总是诞生枭雄。

据微信公众号为“象甲”的爆料,曾被媒体评选为南京房地产市场十大推动人的开发商张旭东,已于近日自杀身亡。作为南京中小房企的代表人物之一,这个被业内戏称偏执的理想主义者,是什么压垮了他的生命稻草?

不争事实,在房地产市场高速发展,寡头房企进入激烈的规模竞赛时候,那片属于中小房企生存的空间正在持续萎缩。

时代洪流滚滚而去,但光荣与梦想,任何一个地产拓荒者都配拥有。

“农村造就了我”,苦难成就创业史

自1998年启动住房改革以来,我国房地产行业正式进入金融化时期。也正是在这一时期,宽松的货币政策环境影响下,大量民营房地产企业开始焕发活力,房地产市场由国资企业统领的局面得到扭转。

万科、合生创展、顺驰等大量民营企业获得第一轮快速发展,各地中小房企也如雨后春笋,彼时房地产企业数量猛增到8万家左右。

张旭东的地产创业史从这里拉开序幕,但也从这里开始,他命运的悲剧性结局也埋下伏笔。

据南京楼市的一篇报道,张旭东于1960年生于南京。1969年,仅上小学二年级他便随全家人下放到江苏省灌云县定居。

“如果不是落实政策,我这个‘下放户’的后代将永远插在农村,在广阔的天地里‘大有作为’了。六九年十二月全家下放到苏北的灌云县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这一教育让我在农村生活了整整十三年,从一个小学二年级的城市儿童转变成地道的农村土娃,洋装换成了土大褂,南京白话变成了苏北方言,农村造就了我......”。这是网传张旭东在其个人空间日志里对“下乡生活”的描述。

特殊的时代经历,苦难让张旭东在房地产创业浪潮中骁勇善战。

回顾张旭东的创业轨迹,最刚开始时与人合作搞酒店经营,随着生意的扩大,项目也变得越来越多。2000年他投资了溧水无想寺的建设;2001年,在长江边上花了700多万元建成了华东地区第一个以江沙为主题的公园——八卦洲沙漠风情园,园区占地500亩,5万立方的白沙塑造了近二十座沙雕。此后他还在内蒙古等地开发旅游市场。

2003年底,这是他第一次踏上白鹭岛,也正是这一次最终让他决定把自己的激情与梦想,包括生命,都托付给这片土地。

公开信息显示来安白鹭岛项目于2006年开工。资料介绍,该项目位于安徽滁州来安县,旅游区面积 4、2万亩规划面积1、7万亩,核心开发面积1、1万亩。建筑面积约20万平方米。总投资人民币4亿以上。

微信图片_20190111104348.jpg

微信图片_20190111104354.jpg

滚动开发同期为五年,按功能划分为:国际度假、森林旅游、白鹭保护、湖泊游乐、佛教文化五大区域。白鹭岛生态旅游区与南京南京市仅一河之隔,交通便捷,从 南京长江二桥经宁蚌高速仅需50分钟及可到达。

值得注意的是,仅隔了4年,白鹭岛项目都还没有盈利成效的情况下,张旭东的扩张欲望就已经显现,急于上马马鞍山龙湾项目。资料介绍,龙湾项目占地2200亩,建筑占地209亩,建筑面积20万平方米,总投资6亿元人民币。投资规模远远超过白鹭岛项目。

从网络宣传报道来看,2008年9月25日开始,南京媒体展开对白鹭岛项目及张旭东本人大规模的宣传报道,一直持续至2013年5月白鹭岛股权转让风波前夕。

在这些报道中,张旭东被塑造成一个个性鲜明、充满理想的有为企业家,媒体对其本人定义的头衔有儒商、白鹭岛主、旅游狂人、“射手座”先锋、南京“刘老根”等等。

然而,过于自大,盲目扩张,忽略资金链,这正是张旭东面临最致命的问题。

日志透露企业经营举步维艰

张旭东是个爱写日志的人。南京楼市报道的内容来看,从2013年年初开始,张旭东在QQ空间发表了大量日记,一直更新至2013年10月,总数长达3万余字。日记内容涵盖白鹭岛和龙湾项目的建设始末、白鹭岛股权转让风波以及张本人被债主控制后跳楼受伤等重要内容。

危机彻底爆发于2013年5月。

根据南京晨报报道,2013年6月22日,南京的巫先生收到一条短信,告知他所购买的安徽滁州来安县白鹭岛森林公园,“运营状况不甚明了,前景堪忧,岛上6月16日已经关门停业,公司有可能转手……”

微信图片_20190111104358.jpg

记者在公司临时整顿小组公布的公告中看到,受债务问题的困扰,开发公司原法人将名下的多个公司股份,以一元的价格转让给相关受让方。以股权受让方为主组成的公司临时整顿小组,则从今年6月下旬开始,陆续透露公司的现状,以及联系1000多名业主进行公司后续的协调。临时整顿小组在公告中表示,张旭东已经“离开”。

传闻“跑路”中的张旭东在日记中写道;“现实是残酷的,我已不具备驾驭这个项目的能力,无论资金、信誉、行为现在都对我不利。” “负债让我失去了信誉、失去了白鹭岛、失去了家……还得东奔西跑地漂泊躲债”。

据报道,滁州白鹭岛国际生态旅游度假村有限公司目前债务总量近两亿元。可以统计到的是:欠民间借款6400万元、工程款7000万元、员工工资240万元、银行贷款2800万元、货款800万元、租金(会员返利)1000万元、广告费850余万元,合计1.909亿元。

除此之外,急于上马的马鞍山龙溪湾项目也同时陷入债务纠纷。媒体报道龙湾项目总投资5.5亿,但截至纠纷发生,开发商只投入了不到1000万元。

据当时购买了公寓的业主反映,“投入30多万,便能拥有一套55平方米的产权式酒店公寓,每年获得投入总额4.6%至6%的返还收益,每年还能享有价值4000元的度假权……”

张旭东本人亦在日记里透露,由民间借贷引发的逼债行为,将其逼得几近走投无路:“这个要债的要绑我,那个要债的要杀我,还有要债的骂我、打我,这是事实。女儿上学被人跟踪,盯梢接送;债主上门辱骂、恫吓年近九十的父母;妻子被债主逼的不能正常上班生活,为了生存不得不与我离婚,连家都不敢住,带着女儿东奔西躲地生活着……”

疯狂的讨债,和一路狂奔的躲债。

张旭东没有想到,从2006年到2013年,自己的旅游地产梦竟然七年间就灰飞烟灭。
逃亡的日子始终要结束的。最终,张旭东于2014年年初遭安徽省马鞍山市警方逮捕。张旭东因涉嫌非法吸储公共存款罪,于6月26日在马鞍山市花山区人民法院受审。而近日其被传言已经自杀身亡。

小编查询天眼查信息显示,张旭东作为法人代表的公司有6家,5家已经吊销,一家在业。南京乡村大世界投资旅游实业有限公司注册于2002年9月,注册资本为600万人民币,其持股比例50%。该公司曾以1000万元投资了滁州白鹭岛国际生态旅游度假村有限公司,100%控股。

微信图片_20190111104404.jpg

微信图片_20190111104408.jpg

查看风险,白鹭岛国际生态旅游度假村从2014年-2017年间四次被列入最高人民法院所公示的失信公司。且因破产债权确认纠纷被他人和公司起诉的就达26条。

调控之下中小房企倒闭潮

一声叹息。其实,像张旭东这样的地产人还有很多。

在房地产黄金时代,他们开荒拓土,大搞建设,见证了我国城镇化的大变革,但其也有相当多的局限性,房地产的畸形繁荣,让突然膨胀起来的中小房企由于没有一个科学、系统的抗风险能力,在房地产穿越周期时候,面临高楼坍塌的危机占多数。

张旭东在他的日记里写道,“应该做的没做好,应该调整思路的却没调,总是认为自己的所做所为是对的,不去分析企业发展中存在的问题,不去研究企业经营中如何赚钱,而是盲目的贪大,求发展。”

玩着高杠杆的游戏,这样的情况在很多中小型房企的身上都有演绎过。

而随着楼市调控向纵深迈进,国家对房地产资金的收紧,中小房企破产或者兼并的似乎不可避免。一方面寡头房企规模刷新纪录,一方面中小房企倒闭潮显现。

据媒体的统计,2018年以来,已有10多家房企因资金链断裂宣告破产了,而自2014年以来,这个数字或许更大。

微信图片_20190111110155.jpg

图片:蓝鲸房产

近年来,中小房企老板走上自杀道路的也不是个案。

2011年,鄂尔多斯市中富房地产开发责任有限公司(下称“中富”)法定代表人王福金自杀身亡。

2012年6月6日,包头某地产公司董事长魏先生在酒店自杀。该公司以月息3至4.5分(年利率36%至54%)向社会集资,共吸收资金15亿。

2013年12月13日,娄底市某米业公司老板肖某跳楼身亡,据称他欠下上亿民间借贷。媒体消息称,肖某旗下4个房地产项目同时开工,资金紧张,又遇上挤兑风潮,引发整个娄底的借贷危机,出问题的资金达118亿。

2015年4月28日下午,西安曲江大明宫遗址区保护改造办公室的办公楼,66岁的陕西兰天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刘志道从三楼跳下,不幸身亡。原因是在某旧改项目中,相关部门承诺迟迟未兑现,致其债务“滚雪球式”增长,不堪重负。

2015年5月“云南第一高楼”——“南亚之门”老板中炬置地集团董事长朱景图在香港自己的寓所坠楼身亡。据相关消息称,香港警员在单位饭厅的一个垃圾桶内,捡获了一张朱景图弄得皱皱巴巴的字条,内容大致表示受到工作及金钱问题困扰。

2016年1月13日凌晨,浙江金华某房企董事长方锦华在办公室烧炭自杀。留下了开发的10个楼盘和5.2亿元的债务。而据媒体报道,致其轻生的原因是高价拿地后遭遇调控,资金链断裂,债台高筑,破产重组申请迟迟得不到批准。

大鱼吃小鱼的游戏一直没有停止。

2018年12月29日,中指研究院发布了《2018年房企销售百亿榜》,2018年共计156家房企跻身百亿军团,较2017年增加12家,销售额共计11.4万亿元,市场份额超75%,行业集中度加速提升。寡头房企的规模竞赛越演越烈,业绩不济,融资能力不足,抗风险能力不强的房企,最终都将走向末路。

新城控股高级副总裁欧阳捷认为,90%的中小企业将退出房地产项目,到2020年最大的20家房地产公司可能会占据60%以上的市场。

但从另一面来看,一个行业过于集中到头部企业的话。这样真的完美吗?

托拉斯本身诞生于西方资本主义经济,它是指有密切关系的企业合并组成。旨在垄断销售市场、争夺原料产地和投资范围,加强竞争力量,以获取高额垄断利润。

近年来,我国房地产行业的兼并重组异常明显,寡头房企不断地吞噬着同类房企,行业环境却并未真正实现自净,虽然政策调控持续加深,但业主维权、违规操作、质量门、安全门……仍然频频爆发,业主利益似乎并未受到切实保护。

时代总是会过去,张旭东们的“地产梦”很美好但已成往事,在房地产进入深度调控期后,寡头企业的原罪仍然值得关注。


深蓝财经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相关新闻

热门资讯
财经风向标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