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快速评论

负债780亿的上市公司惊现违约,200亿债券、430亿贷款...岌岌可危

作者:大智慧通讯社 编辑:易尔 浏览: 2018-07-08 22:22:19
继龙力生物、凯迪生态曝出债券违约后,刚刚,再曝出永泰能源(600157)未能兑付15亿债券,构成实质性违约。
分享到微博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分享到QQ空间

来源:大智慧通讯社综合全景财经,每日经济新闻,本文仅供参考,不代表本微信号观点,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近日,债券市场违约又添一例!

继龙力生物、凯迪生态曝出债券违约后,刚刚,再曝出永泰能源(600157)未能兑付15亿债券,构成实质性违约。

7月5日,上清所公告称未收到17永泰能源CP004的付息兑付资金,无法代理发行人进行本期债券的付息兑付工作。


这意味着,发行规模为15亿元的债券:“17永泰能源CP004”已实质性违约。

同日晚间,永泰能源紧急发布停牌公告:

1、公司发行的2017年度第四期短期融资券15亿元未能按期进行兑付,构成实质性违约;

2、公司对外发行的公司债券余额较大,偿付存在一定的困难。

公司股票自2018年7月6日起停牌。

回顾永泰能源的股价、债券表现:


永泰能源的月K线图

从2015年6月除权后的最高价10.28元,此后跌跌不休,截止停牌前7月5日,股价仅剩1.67元,累计跌幅超80%,总市值仅剩208亿。

此外,永泰能源的发行的债券亦出现暴跌:


13永泰债、16永泰01月K线图

其中,13永泰债、16永泰01于5、6月份接连大跌,2018年度2只债券跌幅分别达27%、41%,包括发行的“16永泰02、16永泰03”均于7月6日起开始停牌。

据悉,永泰能源的主营业务包含电力、煤炭两个板块,早在1998年便已登陆A股。

其控股股东为永泰集团,是一家综合性的产业控股集团公司,现持有永泰能源40.27亿股,占比达32.41%,其实控人为传奇商人---王广西。

胡润百富榜显示,王广西、郭天舒夫妇在2017年以220亿元财富位列胡润百富榜第131位。

违约、停牌、遭下调评级

此次违约的债券是永泰能源发行的2017年度第四期短期融资券(17永泰能源CP004),发行总额人民币15亿元,利率7.00%,兑付日是2018年7月5日,到期一次还本付息。该期债券的主承销商为中信证券、上海银行,募集资金拟用于偿还公司本部及下属子公司即将到期债务。

股票债券双双停牌

在7月5日晚间,永泰能源在公告称,公司对外发行的公司债券余额较大,偿付存在一定的困难,为化解公司风险,维护正常生产经营,保护投资者权益。经公司申请,公司股票自2018年7月6日起停牌。

同时,永泰能源债券也从2018年7月6日起停牌。

债券评级下调

除了违约的“17永泰能源CP004”之外,永泰能源委托的联合信用还连续两天下调了永泰能源债券信用评级。

7月5日,联合信用下调了公司主体长期信用和各期债券信用的评级:公司主体长期信用等级下调至A,评级展望为负面:公司2013年发行的“13永泰债”、2016年发行的“16永泰01、16永泰02、16永泰03”、2017年发行的“17永泰01”公司债券评级下调至A。

7月6日,联合信用下调了公司主体长期信用和各期债券信用的评级:公司主体长期信用等级下调至CC,评级展望为负面:公司2013年发行的“13永泰债”、2016年发行的“16永泰01、16永泰02、16永泰03”、2017年发行的“17永泰01”公司债券评级下调至CC。

控股股东股份遭冻结


7月6日、7日,永泰能源的另外两份公告称,

7月5日,永泰集团持有的本公司无限售流通股40.27亿股(占本公司总股本的32.41%)在中国证券登记结算有限责任公司上海分公司被冻结,冻结起始日为2018年7月5日,冻结终止日为2021年7月4日。


7月6日,青岛诺德持有的本公司无限售流通股6.59亿股(占本公司总股本的5.31%)在中国证券登记结算有限责任公司上海分公司被冻结,冻结起始日为2018年7月6日,冻结终止日为2021年7月5日。

胡润百富榜显示,王广西、郭天舒夫妇在2017年以220亿元财富位列胡润百富榜第131位。

违约前兆:紧绷的资金链

其实,永泰能源的债券违约是早已埋下的“地雷”:

2018年以来,永泰能源发行了4只短期债券的票面利率都超过7%,加上各种潜在的费用,发行成本已是9%以上!


对于一家上市公司,如不是万不得已,不会接受如此高的融资利率。

除了发行利率高外,永泰能源一直有债券发行取消,原本的借新还旧难以维续,资金断裂的概率极高。

另外,永泰能源未来的融资空间上也是很小,其银行授信557.97亿,已使用432.96亿,占比77.6%,剩余额度很小;其注册的发债额度也只剩余40亿元。

而目前面临的短期债务压力不可谓不小:短期借款137亿、应付票据21亿,1年内到期债务137亿,合计达295亿;

而短期可用资金:货币资金89亿,应收票据12亿,其中还包括了被冻结资金。

短期资金缺口很大,竟连上述债券的利息也已无力兑付。

无奈的是,永泰能源7月5日没能拿到一笔“救命钱”:一只10亿元短融券被迫取消发行,自称原因是“市场波动较大”。

“定增+质押”的模式走不通了

今年以来,神雾环保、富贵鸟、中安消、凯迪生态等民企纷纷出现债务违约,让市场颇为担心。

但对于永泰能源的违约,光大证券分析认为,这在情理之中:

部分企业过去通过高负债进行快速扩张,但是2018年整体的融资环境变化,过去的融资模式受限,导致企业的整体现金流紧张,加速风险的暴露。

曾经的明星煤企是如何走向负债累累的?

有关王广西夫妇的公开资料并不多。据野马财经报道,王广西为经济学硕士,1990年毕业于中南财经大学经济学系,曾供职于江苏省投资公司、江苏省国际招商公司,2003年离开体制内创业,成立永泰投资控股有限公司(即永泰集团),从事房地产开发。2005年涉足制药领域,2009年新增能源开发业务。

王广西夫妇的资本之路从借壳鲁润股份开始:

2007年12月,永泰集团以1.87亿元受让9414万股鲁润股份。交易完成后,永泰集团持有55.18%的股权,成为其控股股东。

直到2008年底,永泰集团针对鲁润股份的地产整合方案才出台,受金融危机影响,2008年的房地产业收缩,而鲁润股份刚被证监会立案调查,地产注入上市公司的方案被否决。

转型房地产不畅,永泰集团退而求其次,首先剥离原先的石化资产。自2009年开始,鲁润股份的重组步伐逐渐加快,永泰集团的能源项目陆续注入到上市公司。

2009年7月,鲁润股份以9500万元受让永泰集团旗下煤炭企业南京永泰能源发展有限公司100%股权,2010年,“鲁润股份”更名为“永泰能源”。

上市公司整理完毕后,永泰能源开始新一轮的扩张。

通过股票市场进行定增融资是永泰能源扩张的常用方法,2010年至2016年期间进行了5次定增融资募集资金合计222.4亿元。

与定增搭配的则是股权质押:

永泰集团控股的两家上市公司股权质押都比较频繁,其中,永泰集团反复质押永泰能源股权,解押与质押期间无缝衔接,最新的质押比例高达99.92%。

此外,2018年6月30日的数据显示,永泰能源整体质押93笔,整体比例高达60.96%。

光大证券分析称:过高的质押比例会使控股股东处于控制权转移的风险中,因此当财务状况健康时,控股股东大概率不会选用此种明显激进的质押比例。换句话说,如果控股股东的质押比例过高,则很有可能是因为其穷尽了其余的融资方式,凸显出其资金链较为紧张。

永泰能源这次没钱还债,和“定增+质押联动模式”被终结有关。2017年的定增新规明确,拟发行股份数量不超过总股本的20%的限制,以及定增发行距上次募集资金时间应超过18个月的时间限制。

在永泰能源扩张的同时,王广西也在不停减持。胡润研究院发布《2017胡润套现企业家榜》显示,王广西、郭天舒夫妇于2016年7月至9月期间数度减持上市公司永泰能源股份,累计套现金额达到46亿元。排名“减持榜”第四位。2017年,王广西夫妇以财富220亿元位列胡润百富榜第131位,依然高于任正非(130亿)、曹德旺(140亿)等明星企业家。

更大的隐患:202亿债券、430亿贷款

上述违约的债券可能只是冰山一角,目前永泰能源存续债券17只,合计金额202亿元。其中,一年内到期的债券10只,共计金额为127.5亿元。


此次债券违约事件后,永泰能源的偿债压力陡增,一年内的偿债难度也将会很大。

除此之外,永泰新发的债券中,涉及交叉违约条款的有9只,合计83亿元,而本次债券违约或将带来更多公司债券的定点爆发。


光大证券表示,“17永泰能源CP004”的违约将加速相关债券的到期。

永泰能源的市值、债券体量,远远超过此前的出事的龙力生物、凯迪生态,一旦接连违约,债市、股市都将受到影响。

200多亿债券,涉及到众多的机构投资者及公募基金,最慌的无疑是给永泰能源高额授信的机构们。

目前,提供授信的总金额已经超过430亿,涉及如下银行等机构:


其中,授信使用额度最大的是国开行,授信金额超118亿,其次是中信银行和平安银行;另外,民生租赁、中建投租赁授信额度均超过10亿。

踩中4大“雷区”

当前,高杠杆、高比率质押、高债券融资等,对民企来说,都随时可能成为债务危机问题的导火索,而永泰能源,恰恰踩中所有的“雷区”:

1、高杠杆负债经营,筹资政策激进

2018年3月末,永泰能源总资产1072亿元,负债782亿,资产负债率达72.9%,除了资产负债率高,最主要的问题还是其经营负债占比较小,仅约70亿元,刚性有息金融负债占绝对比例,规模达到约700亿元。


永泰能源的营运资本筹资政策也非常激进,临时性流动资产仅89亿元,而短期金融负债却高达310亿元。

2、债券融资比例过高,再融资风险较大

直接债券融资占比高一直是一家企业融资渠道畅通的标识之一,然而此一时彼一时,在市场风险偏好下降及去杠杆环境下,债券融资相对银行贷款再融资不确定性更大。

据Wind资讯数据显示,永泰能源目前尚有20只存量债券,合计206.2亿元;1年内还有9只债券到期,共计115.4亿元。

3、经营严重不协调,现金支付能力很差

表面上看,永泰能源的经营活动现金净流量不算太差,2017年达45亿元。但协调状却很差,不考虑融资情况,短期资金和长期资金均出现大的缺口,现金支付能力为-230亿元。

4、高比例质押

截至2018年7月5日,控股股东---永泰集团共计持有永泰能源40.27亿股,占总股本比例为32.41%,而,最新的公告显示,控股股东的质押比例高达99.92%。


整体质押比例过高:2018年6月30日的数据显示,永泰能源整体质押93笔,比例高达60.96%。

此外,由于单一股票整体质押率过高,当资本市场价格下跌过急,幅度过大时,面临的补仓压力更大。如果股东未能及时采取补救措施,可能因被强制平仓,价格进一步下跌。

据悉,目前永泰集团所持有的40.27亿股股份,已全部被法院冻结。

深蓝财经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相关新闻

热门资讯
财经风向标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