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岁证券经纪人出租屋内烧炭自杀数天后被发现 家人称炒股失败-深蓝财经|财经记者社群平台
当前位置: 首页 > 专栏
29岁证券经纪人出租屋内烧炭自杀数天后被发现 家人称炒股失败
分享到: 发布时间:2018-07-05 作者:南方都市报 标签:证券经纪人  自杀  炒股   浏览:15610 (3)
彭云以烧炭的方式结束了自己29岁的生命。2018年6月14日下午4点,在广州上班的父亲彭某接到坂田派出所民警的电话,称在彭云的出租屋内发现了一具因腐烂而无法辨认身份的尸体,请他到深圳来。“在路上,我们依然觉得那不是我们家的。”彭云父亲说。7月4日,彭云家属捧着他的遗像来到位于布吉的某证券营业部。

来源:南方都市报,采写/摄影:南都记者陈文才

彭云以烧炭的方式结束了自己29岁的生命。2018年6月14日下午4点,在广州上班的父亲彭某接到坂田派出所民警的电话,称在彭云的出租屋内发现了一具因腐烂而无法辨认身份的尸体,请他到深圳来。“在路上,我们依然觉得那不是我们家的。”彭云父亲说。

朋友回忆,在彭云生命最后的时光还收到他的借钱短信,短信里提到他打开家中煤气自杀但没有成功,然后网购了烧烤炭。那之后,就传来了彭云的死讯。

7月4日,彭云家属捧着他的遗像来到位于布吉的某证券营业部。


家中烧炭自杀,数日才被发现

警方提取了彭云父母的DNA,几天后通知,出租屋里的死者就是他们的儿子。

彭云嫂子伍女士说,彭云邻居6月14日从他门口经过闻到臭味,叫房东打开房门,发现了躺在地上的尸体,于是报警。警方随后在彭云的房间发现烧烤炭和快递盒子,并且在电脑找到他在搜索关于烧炭自杀的网页和网购炭的单。查看监控,在事发前数日,彭云在楼下取了网购的邮包,比对发现与屋内的烧烤炭快递盒子一致。

南都记者从龙岗警方了解到,此案通过现场勘验和经法医鉴定,排除他杀,为烧炭自杀,死亡日期大概在6月10日左右。

来自偏远山区父母生病哥哥赌博被抓

彭云来自湖南娄底市一个偏远的山区农民家庭,是家里老二,今年29岁。从小性格安静乖顺,学习成绩好,是村里为数不多的大学生。从金融专业毕业后,彭云在内地城市干了几年,发展并不如意。2014年来到深圳,成为某证券布吉营业部的一名证券经纪人,常驻坂田某银行,在东村租了间一室一厅住下。据说,彭云选择深圳与父母哥嫂都在广州有关,方便节假日去看望他们。彭云父亲说,儿子跟他不怎么说话,但隔一段日子就会给家里人打电话。

彭云在深圳上班后不久,时常头晕的父亲被查出脑部长有肿瘤,需要做手术。但家中积蓄已因治母亲糖尿病耗费殆尽,还欠下不少债,因此父亲的病就被一直拖着。去年,彭云哥哥因网上赌博被抓。

想帮家里还债结果投资失败欠债

从家属提供彭云的手机信息可以了解到,很早前,彭云为了缓解家庭的经济压力,从进入证券公司,就开始涉足股票。有一年股票大环境不好,他除了将多年的积蓄搭进去还透支了信用卡里几万元。去年,他向朋友的公司借了10万进入期货市场,到今年初账面上有8万营收。眼看着有望还清家里的债,但又遇上中美贸易战,市场一度出现波动,他和朋友亏了个底朝天还欠了大笔债。彭云出事后,家属从他手机内找到了数个借贷账单,粗略统计,欠账高达40万之多。

告诉朋友他曾开煤气自杀未遂

据彭云部门的叶女士反映,6月5日,彭云在部门的例会上向她请了6月7日、8日两天假期,要回广州处理一些个人事务,并表示要是两天假期不够,将会在之后进行补假,叶女士当时同意了。

6月7日,彭云出席了哥哥在广州的庭审,跟家人一起聚了两天,并生平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夸奖了嫂子做的饭菜好吃。

彭云于6月9日下午返回深圳,向两个朋友借钱。在发给两位朋友的微信中,他说到,这几年炒股、炒期货都亏钱失败了,他袒露一度心情很抑郁,在6月初在打开煤气自杀过一次,但那次未能成功,之后又从网上购买烧烤炭想再次自杀。后来“给家里打了几个电话,突然就想开了”,他决心不在逃避,要弥补此前自己曾犯下的错,“努力活着,还债,替父母尽孝才是正确的”。他希望朋友伸出援助之手帮他渡过难关,“人情以后可以在慢慢还”。

南都记者注意到彭云发出该条信息的时间是6月9日晚上20时14分,大约一刻钟后,彭云的一位朋友回信息问要借多少钱,同时也表明“刚搬公司,现在比较困难”,彭云回信息表示理解称,“我缺口比较大,得多找几位朋友才行,每个借个一两万,这样才好点,”这是彭云发出的最后一条信息。

请假处理家事后便联系不上

彭云走后,家属几乎每天都会来到其生前工作的单位要求赔偿,至今无法调解成功。7月4日,南都记者来到位于百鸽路的某证券布吉营业部,彭云的母亲抱着他的遗像摊在地上,泪流满面,哭声破碎沙哑。家属的到来,让营业厅的工作人员如临大敌,紧张地矗立在大厅内。见有记者,便试图用白纸将营业厅大门上的公司名称盖住,并阻止了记者的拍照。

在彭云部门负责人叶女士看来,彭云平时话不多,性格有些内向,但交付的工作都能出色完成,业绩蛮好,收入在其部门算中等水平。然而,事发前一个月,彭云突然向部门提出离职,这让叶女士及部门同事感到意外。经过部门的劝说,彭云最终选择留下来,但彭云并没有提及家庭困难和个人压力。

叶女士告诉南都记者,6月5日例会上,彭云向部门请了两天假要去广州处理家庭事务,公司准假了。第二天,公司管理人员巡点时,在彭云所驻点的银行还遇上他,他仍在为客户开单,”一切都很正常,唯有彭云向管理人员提到‘两天时间可能不够,可能要事后补假’。”叶女士说。

叶女士向南都记者提供了该公司考勤人员6月12日曾询问彭云是否返回岗位的短信,当天正好是部门例会的时间,但考勤人员并没有等到彭云的回复。叶女士乐观地认为,只要彭云回来补假就好了。但他最终没有出现。

其炒股未见有违规现象

叶女士表示,由于彭云于该公司签订的是《证券经纪人委托合同》,双方属于委托代理关系,并不存在劳动合同关系,该公司无法为彭云购买社保,但公司为经纪人发放300元的社保补贴,以支持其在选择第三方缴纳社保,而且,彭云入职时签署了自行缴纳社保的确认表。对彭云炒股一事,该营业部负责人聂先生表示,目前该公司通过系统监控排除了彭云曾利用自己个人信息开户和委托交易的违规现象。

聂先生表示,作为同事、作为湖南老乡,他对彭云感到惋惜。彭云非因公死亡的事实,但公司从人道主义精神出发会参照相关规定对彭云家属提供相应抚慰金。其透露,由于双方对于抚慰金的金额相差较大,目前双方仍在调解中。

家属称彭某事发前将微信朋友圈里个人生活的痕迹抹去了,只剩下股票公告。


微信上的告别

南都记者浏览了彭云的微信朋友圈,除了有关股票的公告,涉及其个人的生活信息已经没有了。嫂子伍女士说,6月14日从广州赶往深圳路上就发现他的微信里和两个侄儿的合照都没了。“他很喜欢自己的两个侄儿,常陪他们玩,但这次他抹掉了所有生活痕迹,那是要彻底跟我们告别,不留余地的告别。”

(文中彭云为化名)

转载分享:易尔
有0条评论评论
精华推荐
P2P平台出问题不是什么新鲜事,但最近,杭州的平台爆雷,一雷雷一窝,更出奇的是,今天,同一实际控制人下三家平台均出现问题,全体员工要抓老板,并和投资人一起上演追踪大戏。
18205
继龙力生物、凯迪生态曝出债券违约后,刚刚,再曝出永泰能源(600157)未能兑付15亿债券,构成实质性违约。
15480
市民李女士反映,她在点滴身边理财APP投资了5万余元,钱已经到账却迟迟没有回款。她联系客服,却未得到回复。无奈之下她只能到北京找公司索要说法。不想,公司注册地早已经人去楼空,根本没留下半分痕迹。
14110
核心提示:1、数据显示,峨眉山A与黄山旅游同样为国企,游客数大体相当,但盈利能力、躺赚能力大相径庭 2、盈利比不上黄山旅游,但峨眉山A高管工资比黄山旅游多了很多,是黄山旅游太吝啬还是峨眉山A更慷慨?
13550
随着互联网信息时代的来临,越来越多的企业和政府机构选择在微信上开展办公工作,殊不知微信办公其实存在极大的安全隐患。近期,国家保密局下属的“保密观”官方微信公众号连续发文《看看这些真实案例,微信办公一定要注意保密》,《快自查,微信公众号爆出这些泄密案》,通过披露使用微信办公室的典型案例,声讨微信办公的泄密和不安全性,引发了全行业对于慎用微信办公的高度警惕和重视。
13497
好公司未必会成为一家伟大的公司,在追捧好公司的路上,高价格的投资者亦是尸骨累累。
13354
近日,抖音遭遇内忧外患:先是因广告中出现侮辱英烈的内容被监管约谈,并被要求暂停广告业务;接着抖音海外版Tik Tok被印尼监管部门全网封锁;同时新上线的小程序“抖音群好友”不到24小时即被微信下线。
13024
微访谈
【记者健康讲堂第一期】记者亚健康问题
嘉宾:于莺 李德林 
时间:2014年04月24日 13:45-15:00
4月12日,南方都市报珠海新闻部首席记者过国亮,因患肝癌晚期医治无效逝世,年仅31岁。春节前,他还是个整版发稿的硬汉,可因为腹痛去医院检查时,却被诊断为肝...
【新闻背后】杨剑波为什么要告证监会?
嘉宾:付明德 
时间:2014年02月19日 14:00-16:00
光大乌龙指因为主角杨剑波状告证监会,在近日引发了媒体对这起几个月前的新闻事件重新关注。而就在18日,北京市第一中院已经对此案立案。那么,光大乌龙指为什么...
方三文:财经媒体转型逻辑探讨
嘉宾:方三文 
时间:2014年01月10日 14:00-16:30
方三文毕业于北大中文系,先后供职于《南方周末》、《21世纪经济报道》、《南方都市报》等传统媒体。在网易担任过副总编辑、新闻中心总监。随后创办了雪球财经,...
深蓝推荐
  • 胡健 每日经济新闻 +收听
  • 李雪 大智慧阿思达克通讯社 +收听
  • 郑宇 《金融圈》杂志社 +收听
  • 郭洪兴 人民网 +收听
  • 蒙湘林 每日经济新闻 +收听
  • 何亚非 《当代陕西》 +收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