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快速评论

(独家消息)明天系关键人物即将受审,系肖老板大秘!

作者: 伟伟盛世 编辑:易尔 浏览: 2018-06-09 19:20:52
据可靠消息,近日,北京盈科(苏州)律师事务所严如春律师接受委托,正式担任“明天系”犯罪嫌疑人温某某的辩护律师。这说明温某某即将进入庭审阶段。温应节(音),原明天控股董事会秘书,是明天系实际控制人肖老板的大秘书,追随肖老板多年,可以说是除了肖老板和周宏文外最了解明天系发展史的关键人物。
分享到微博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分享到QQ空间

来源:伟伟盛世

据可靠消息,近日,北京盈科(苏州)律师事务所严如春律师接受委托,正式担任“明天系”犯罪嫌疑人温某某的辩护律师。这说明温某某即将进入庭审阶段。温应节(音),原明天控股董事会秘书,是明天系实际控制人肖老板的大秘书,追随肖老板多年,可以说是除了肖老板和周宏文外最了解明天系发展史的关键人物。据明天控股内部人士透露温是山东潍坊人,其妻是肖老板老乡山东泰安人,毕业于原山东财政学院。据说明天系内部有传统的三股势力,一股北大系(肖老板同学、师兄弟、老师),一股山东系(肖老板亲朋、老乡)、一股内蒙系(肖老板妻子周宏文老家内蒙)。温应节三年前受原山东省委常委、济南市委书记王敏案牵连被抓,一直看押在苏州上海等地。因为先于肖老板被抓,一直未判。

同时,此消息也说明肖案已进入庭审准备阶段,一开始有外媒报道称其可能今年6月庭审,现在又有港媒透露,肖案已移交检方,肖案审判可能会在8月或9月进行。经多条途径查证,肖是被关押在上海松江,由正规军而不是武警部队看守,并由专业的医疗团队护理。得到的消息是,肖老板对调查非常配合,只要身体许可,都是在积极交代问题,可以说为清理金融大鳄提供了“联络图”。

严如春律师,长三角刑辩中心执行主任,法律硕士,北京市盈科(苏州)律师事务所律师,副主任,业务指导委员会主任;中国法学会会员;苏州市、姑苏区刑辩委员会委员。曾在法院工作,历任审判员、庭长、审判委员会委员、审判管理办公室主任。

一直以来,明天系这个资本市场的庞然大物,像一只神秘的巨鳄一般潜在水底,关于它的信息少之又少,但随着调查的深入,让这只中国资本市场上最为神秘的巨鳄慢慢浮出水面。明天系是迄今为止在中国资本市场上染指上市公司最多的民营资本“系族”企业,它的背后有怎样不为人知的秘密呢?











这里顺便分享灏泽说的两件关于大鳄赖某某和徐某的神奇事儿:

皆为他个人亲眼和亲耳接触过的,

谈不上灵异,

更应该说邪性和对一些不可言之力的敬畏。

第一件事,是源自我的一名世交长辈,

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初,他闻名商界,

其名气之大传奇性之强,

至今再无第二个人物能和他相提并论,

同时我坚信,以后也不可能会有了。

他的实际业务其实很有趣,

说白了,就是国际贸易和物流,

与其配合的单位和人员也都极有能力,

外加几位重量级大哥也有分一本羹,

所以一切都顺风顺水。

但正是因为其业务规模太大太大太大,会影响到数个行业,

导致了当时的大大哥直接发话“军爷不准做生意!”

一时之间所有人都慌了,万一清算,太多太多人要受影响。

但没想到,最终只以他的外逃作为结局,虽然后来回来了,

毕竟大家的记忆周期向来短的可怕,

所以也并没有掀起太大波澜。

但你知道么?

在东窗事发前,所有人,

包括大哥们都不知道大大哥会在这个时候下这个决定,

可是他知道,或者说,隐约感觉不对了,

有天他正在厦门著名的粉楼里和友人聚餐,

北京某著名的古董收藏者,不知从哪里淘来了一套前清的龙袍,

出好玩,和好事者的鼓吹,两斤酒下肚后,他就穿上了。

穿上后仅仅过了五分钟,

整个厦门从本来的晴空万里瞬间变为乌云密布,

暴雨、暴雷、暴风。


天降异象原来是真的,他亲眼见到了,席间我的父亲也见到了,

当时他心里就感觉,这下不对了,要出事儿了要出大事儿了。

这件龙袍是哪个皇帝的?没人记得了

这件龙袍究竟是真是假?也没人查证了

最终龙袍下落不明,那位藏家也再没出现于江湖,据说是暴毙而亡。

后来在温哥华,我还总是去他家玩,他待人温和而又亲切,

他的三个孩子,也成为了我少年时的亲密玩伴,

每次,我父亲和他回忆起当天的场景时,

他们两个不惧天地的汉子,表情就放佛回到了那时,

那种人在面临巨大灾难前的表情,数次从他们脸上一闪而过,

时光飞梭,他的时代也已经过去了,他个人和所犯的事儿,也已经被处理。

后来我回到国内,

经邀请去为上海的一位金融巨子做运程和风水咨询,

他的命盘是标准的紫府同宫,武曲禄存魁钺都配齐了,

天生的金融巨子格局。

公司的风水和布局也很好,

上海的旺区26楼的层高也能聚气而又不散财。

但偏偏作死,在自己的办公室里,

摆了一个九龙夺珠的黄花梨茶几,

茶几价值数百万,

有五星级酒店一张KING SIZE的床那么大。


我当即就说,这个东西不能留,得丢,得尽快丢,

巨子表示,这个东西丢了真的怪可惜的。

当初为了把茶几运进办公室,

是把办公室的落地窗打碎,从窗外用屋顶的塔吊吊上来的。

当然,他也会尊重我的意见,等有缘分,他就会转让给别人,

我看多说无益,也就把话题转向别的话题去了,

但我知道他肯定要闯祸了。

后来,他就以一张看上去穿的像医生照片,火遍全中国资本界。

深蓝财经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相关新闻

热门资讯
财经风向标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