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快速评论

虫草的神话破灭了?它现在涨幅超房价,还被吃成易危物种了!

作者:深蓝财经 编辑:tianshanling 浏览: 2018-05-24 22:17:51
冬虫夏草又一次刷爆朋友圈了,这次因为两个文章,一篇文章是《一个“中国式”骗局的始终:冬虫夏草被食药监踢出保健圈》,另一篇文章说即便是被踢出了保健圈,但居然还被人们疯狂地吃成了易危物种!!!!
分享到微博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分享到QQ空间

来源:深蓝财经网

冬虫夏草又一次刷爆朋友圈了,这次因为两个文章,一篇文章是《一个“中国式”骗局的始终:冬虫夏草被食药监踢出保健圈》,另一篇文章说即便是被踢出了保健圈,但居然还被人们疯狂地吃成了易危物种!!!!

第一篇文章引述了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上的一个通知(如下图):

实际上,深蓝小编专门去国家食药监总局网站查了,这个通知是2016年的,不知道为什么一条旧通知,一样引发公众的热议。在网上,这样的一篇文章后面竟然多达7000多个跟帖,朋友圈也疯转。

这样的关注度恰恰说明,冬虫夏草作为一个传说已久的“神奇保健药”,已经是中国人心目中的神坛上的药物。

那为什么它被称之为跌下神坛、又为什么不断被医学界、监管部门拍砖呢?而在这些质疑的背后,公众为何依然狂热追求,以至于目前虫草价格居高不下?

虫草,中国特有物种

冬虫夏草,从学术上来说,是麦角菌科植物冬虫夏草菌Cordyceps sinensis( BerK.)Sacc.寄生在蝙蝠蛾科昆虫幼虫上的子座及幼虫的尸体的复合体。

冬虫夏草是中国特有物产,只在我国青藏高原出产,且产量稀少。产地分布于金沙江、澜沧江、怒江三江流域上游。东起四川凉山,西至西藏普兰;北起甘肃岷山,南至喜马拉雅山和云南玉龙雪山。

这个范围涵盖五个省份:西藏、青海、四川、云南、甘肃。就各地产量来说,西藏最多,约占全国冬虫夏草总产量的41%,青海占33%,云南和四川各占11%-16%上下。

冬虫夏草分布区域示意图 资料图

挖掘虫草的最佳时期,是夏天冰雪开始融化而未完全融化时。这时虫草露出地面,在雪地上很容易发现。等积雪完全融化,虫草淹没在杂草间,再找就难了。

并且,刚长出的冬虫夏草药效最好。这时虫草很饱满,子座(“草”的部分)长度适当。如果再晚些,虫草生长过度,虫体中空干瘪,子座过长,药用价值就低了。

及时采挖的虫草丰盈饱满 资料图

冬虫夏草的采挖过程也很有讲究,虫体和子座都不能挖断,断了不值钱。挖出后趁潮湿除去外层泥土,然后晾晒风干。

虫草难找,很多人趴在地上一整天也找不到几根。有经验的挖草人发现一根后会在附近继续找,一般还能找到。最密处一平方米可找到10-20根。

挖冬虫夏草也有技巧 资料图

本草纲目找不到的新药材

虫草被世人所熟知的时间并不长,最早有记录的历史是记载于吴仪洛(1757年)《本草从新》,记有:“冬虫夏草四川嘉定府所产最佳,云南、贵州所产者次之。冬在土中,身活如老蚕,有毛能动,至夏则毛出之,连身俱化为草”。又曰:“冬虫夏草有保肺益肾,止血化痰,已咳嗽……如同民间重视的补品燕窝一样”。

清代文人蒲松龄曾对冬虫夏草赋诗一首:“冬虫夏草名符实,变化生成一气通。一物竟能兼动植,世间物理信无穷。”

在这之后,冬虫夏草才逐渐为人们所知道。在清代中叶(1723年),法国人巴拉南就来华采购冬虫夏草带往巴黎,后由英国人带往伦敦。

但是,中国人对药物的认识,绝大多数时候都要以奉为神明的《本草纲目》为标准的,恰恰冬虫夏草在《本草纲目》里面是没有记载的。

直到20世纪90年代,《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典》作为权威药典,在1990年版本中收录了冬虫夏草。不过,解放军总医院心内科主任医师吴海云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采访时说,在中医古籍中,几乎所有东西都是药,诸如指甲、灶灰、粪便都是药,都能在古籍中找到“功效”。所以,冬虫夏草仍然为争议留下来尾巴。

从一公斤20元暴涨到60万元!

现代中国人什么时候开始熟知虫草的呢?根据一些藏区的人们的回忆,70年代的时候,虫草在藏区都不贵,大概一公斤就20元。

到了90年代,一个标志性的事件决定了虫草的炒作走向。中国女子中长跑的“马家军”横空出世,惊呆了全世界。马俊仁宣称运动员们的饮食秘诀“鳖精”和“虫草”,自然也就格外引人关注。冬虫夏草在国外引发关注,马俊仁的这一说法居功至伟。

而这个时候,大多数中国人通过新闻、广告等媒介才知道了虫草的神奇。

然而,西方科学界的研究没有得到任何支持虫草神效的证据,研究结果反而倾向于“否定”。悉尼奥运会前夕,马家军突然放弃了参赛,更让西方对马俊仁的“鳖精虫草说”充满质疑,此后对虫草的研究兴趣也逐渐消退。    

虽然功效研究没有获得可信证据,不过并不影响有资本入局进行运作——“极草”宣称发明了“破壁”“压片”等技术,使得“吸收率提高几倍”“可以含着吃”。令人眼花缭乱的专业术语,加上各种“高端媒体”的广告轰炸,这个产品的价格被推到了远超黄金的地步,每年的销售额高达几十亿。

上世纪70年代初,1千克冬虫夏草只需花大约20块钱就能买到。到1990年代中期,价格上涨到5000元。

“2002年前后我刚入行时,冬虫夏草的价格为1千克4万元。”在西藏林芝做冬虫夏草生意的马福明在接受科技日报记者采访时称,如今他店里质量上乘的西藏那曲冬虫夏草,1千克22万元。

市场上价格最贵的冬虫夏草,1千克甚至可以卖到40万到60万元。

对于如此“天价”,冬虫夏草研究专家、杭州柯氏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创始人柯传奎认为,一方面因为其确有功效,另一方面也不排除商业炒作推波助澜,以至于冬虫夏草成了身份的象征。

“由于冬虫夏草资源奇缺、供不应求,所以带来许多商业乱象。”柯传奎说,其中包括中间商层层加价、囤积居奇。甚至现在已形成“加重产业”,专门在冬虫夏草上用胶水黏上黑色金属粉末,通过为其增重来获取更高利润。

“价格多少算合理,很难说。”在中国科学院微生物研究所研究员刘杏忠来看,冬虫夏草的“天价”,主要还是物以稀为贵。

刘杏忠告诉记者,冬虫夏草主要分布在中国,天然冬虫夏草年产量总共才120吨。它对生长环境的要求十分苛刻,只生长在海拔3000—5000米的青藏高原。

破灭的抗癌神话

此前,人们一直迷信虫草可以抗癌。这其实来源于国外的一个学术研究。

上世纪50年代末,德国科学家观察到被蛹虫草寄生的昆虫组织不易腐烂,随后从中分离出一种腺苷类活性物质,即“虫草素”。后续实验发现,虫草素有抗癌活性,其活性物质为“喷司他丁”。

媒体对其抗癌功能早有质疑 图/新快报

或许就是从那时起,人们误以为所有虫草都含有虫草素,都能抗癌。而最新研究显示,在众多种虫草中,抗癌物质存在于蛹虫草和九洲虫草中,冬虫夏草并不含这种物质。并且研究者也不建议人们摄入过量的冬虫夏草或虫草素。

研究显示“蛹虫草”有抗癌功效 资料图

2010年12月,国家质检总局发文,严禁使用冬虫夏草作为食品原料生产普通食品。

2016年2月,国家食药监总局也在其官网发布《关于冬虫夏草类产品的消费提示》,明确长期服用冬虫夏草有“较高风险”。

《总局关于冬虫夏草类产品的消费提示》称,对冬虫夏草、冬虫夏草粉及纯粉片产品进行监测检验发现,砷含量为4.4—9.9mg/kg,超出了保健食品国家安全标准中砷限量值1.0mg/kg。

“长期食用冬虫夏草、冬虫夏草粉及纯粉片等产品会造成砷过量摄入,并可能在人体内蓄积,存在较高风险。”这份公告称。

总局对虫草产品的消费提示引发的市场震动,但同时也引发了一些争议。

在中国科学院微生物研究所研究员刘杏忠认为:“很多真菌都有富集重金属的作用。青藏高原矿产丰富,如果土壤里砷的含量比较高,冬虫夏草的砷含量就会超标。”刘杏忠说,但是这份提示对冬虫夏草砷超标的问题并未解释清楚。因为有机砷是对身体有益的,只有无机砷才是有害的。

青海省畜牧兽医科学院冬虫夏草研究室主任李玉玲认为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发布的这份公告值得“进一步商榷”:它只公布了冬虫夏草中砷的含量,并未区分有机砷和无机砷。

冬虫夏草被踢出保健圈

权威教授称:它实际上就是长在虫子尸体上的蘑菇            

关于虫草的争议从2012年以来不断发生,而持反对虫草的一派不断拿出食药监总局的通知、公告昭告天下,说明虫草的危害。最常用的举例就是“虫草被踢出保健圈”,这样的标题不断被刷屏。    

深蓝财经梳理发现,这句话主要来源于2016年的通知。

2016年3月4号下午,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网站发布消息,停止冬虫夏草用于保健食品的试点工作。通知发给的对象是北京、江西、湖北、广东、青海省(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以及总局保健食品审评中心。

但在2012年8月,国家食药监总局曾下发关于《冬虫夏草用于保健食品试点工作方案》,要求高效开发利用冬虫夏草资源,推动高端科技含量保健食品的研发。那么,为什么这次突然要停止冬虫夏草试点工作呢,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总局局长毕井泉这样解释:“因为冬虫夏草不是一种食药两用的物质,因此它不能单独作为保健品的原料。保健品原料必须要列入到保健品目录,里边有一部分是属于中药材,但这部分中药材一定要是食药同源目录,才能作为保健品的原料。冬虫夏草其中可以有一种,按照原来卫生部的规定,可以有一种不是在食药同源目录里边的,因此单纯冬虫夏草一个品种作为单方的制剂,这是不允许的。”

毕井泉局长解释得很清楚,冬虫夏草属中药材,并不是药食两用,因此不能作为保健品原料。

研究了40多年的虫生真菌专家,安徽农业大学退休教授李增智一直强调,它实际上是长在虫子身上的蘑菇。

坏消息竟成为上市公司好消息

炒作何时了?

5月22日是第25个国际生物多样性日,生态环境部和中国科学院共同发布《中国生物多样性红色名录—大型真菌卷》和《2018年中国生物物种名录》。此次评估结果显示,我国已有1种大型子囊菌疑似灭绝,冬虫夏草、猴头菇等我们熟悉的菌种也已经属于易危级别。

由于受到长期过度采挖和环境气候变化的影响,其发生数量不断减少,分布范围逐渐萎缩。如今,许多产地已很难发现它的踪迹。冬虫夏草在易危的药用大型子囊菌中最为典型,有专家提议将其列为真菌保护的旗舰物种。

原本这是一个生态保护的消息,因为此前市场爆炒,导致了乱挖乱才的市场乱象,但是不少媒体在报道上述消息的时候,坏事竟然又成为了炒作的筹码。冬虫夏草处于易危级别,就意味着虫草概念股就要飙涨。

一些证券媒体引述消息的时候自然而然想到了炒股:价格上涨将是必然趋势。

但是,目前的市场环境和消费者对虫草的重新认识,虫草第一股青海春天也并没有太大动静。

事实上,作为虫草第一股的青海春天,目前也逐渐认识到市场的现实,开始寻求转型,以应对即将变化的市场需求。

华泰证券此前发布的研报称,因为受到国家食品药品监管政策的转变的影响,青海春天业务转型。

2016年以前青海春天的主营业务为冬虫夏草类产品。由于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部门对冬虫夏草相关政策发生变化,决定停止冬虫夏草用于保健食品试点工作,青海春天原主力产品冬虫夏草纯粉片已于2016年3月31日停止生产。公司根据董事会“充分利用自身的研发能力、产品创新、市场策划、经营管理等方面的优势和经验,通过自主研发、股权投资、并购等方式实现包括快速消费品行业在内的新业务板块的发展”的要求,以人民币3385万元收购西藏听花酒业有限公司100%股权,听花酒业已与宜宾凉露酒业有限公司签署了二十年期的凉露酒销售合同。    

青海春天2017年报显示,两大主营业务收入出现大幅度下滑,包含保健产品冬虫夏草纯粉片在内的医药行业业务营收为1.95亿元,同比下滑52.73%;含营销策划的广告业务营收同比下滑14.41%。

深蓝财经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相关新闻

热门资讯
财经风向标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