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快速评论

咖啡:下一个受中国影响最大的大宗农产品,一文起底咖啡万亿产业链图谱!

作者:扑克投资家 编辑:一只萝卜 浏览: 2018-05-16 11:27:52
业界人士预测,10年之内,中国咖啡消费市场可达到万亿元人民币
分享到微博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分享到QQ空间

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咖啡新兴消费国之一。过去10年,中国咖啡市场发展飞速,市场规模多达千亿。据统计中国咖啡消费年增长率在20%左右,远高于全球2%的增长率,业界人士预测,10年之内,中国咖啡消费市场可达到万亿元人民币。

在更高端的现磨咖啡领域,年增速更是到了令人瞠目结舌的40%,一直都是星巴克在全球范围内最大的增量市场。但跟人均年消费 400 杯的美国、200 杯的日韩相比,中国大陆人均每年消费咖啡只有区区的5-6 杯,即便在一线城市的北上广也仅为 20 杯。

而中国国产咖啡远远不够未来消费空间巨大的国内市场,每年还需大量进口咖啡,咖啡进口量从1998年的1.39万吨增长到2015年5.92万吨,进口咖啡年均增长率约为13.7%。咖啡进口主要来自越南、印尼、美国、巴西、马来西亚和哥伦比亚等国家。

今天,扑克投资家将和大家一起回顾咖啡的发展历程,以及在巴西,这个全球最大的咖啡生产国,咖啡在国家的历史进程中发挥着怎样的作用。

一、咖啡馆趣史:女性禁止入内


我们的老公,究竟为何会头脑发热,既花时间又花钱,就为喝那么点儿又黑又浓、又臭又脏的泥水呢?

——妇女反咖啡请愿书(1674年)

对于英国来说,咖啡就像茶一样,也是舶来品。咖啡起源非洲埃塞俄比亚,一开始是被阿拉伯人批量种植,后来才慢慢传到了欧洲。单词 Coffee源自阿拉伯语中“植物饮料”的意思,公元1601 年就在英语中出现了。后来,有位土耳其难民把咖啡带到了牛津大学,牛津大学的教授学生都是学霸嘛,平时肯定少不了熬夜看书,而咖啡恰好有提神醒脑的功效。

到了公元1650年,有个黎巴嫩犹太人瞅准了机会,直接在牛津大学开了间咖啡馆,那也是英国第一家咖啡馆。在当时,除了学霸咖啡馆外,还有律师咖啡馆、教徒咖啡馆。商人、医生等精英们都有专属的咖啡馆。只要职业相似,在咖啡馆里就人人平等,这特别符合当时的文化趋势,因此咖啡馆也迅速火爆了起来。但咖啡馆是严肃的地方,讨论的都是国家大事跟宗教哲学,无知的女人不得入内。

图1. 油画作品中的咖啡馆


不过这种聚会的方式会得罪一批人。首先,当时的国王是查理二世,他认为咖啡馆的属性就是造反,因为人们老在里面参与国家大事儿,搞得跟公民议会似的。也确实,当时很多表达自由平等的书籍报刊,都是在咖啡馆策划敲定的,不少人在里面说过国王坏话。再者,咖啡馆影响了酒馆的生意,酒馆老板也想打击咖啡馆。

1674年,在传统酒馆行业的怂恿下,伦敦的一些女性联名起草上书,写了个《妇女反对咖啡请愿书》,里面除了控诉丈夫老待在咖啡馆不顾家之外,还说咖啡影响身体健康,做一些羞羞的事情都不行了。

300年过去,时光演进到今天,咖啡却成就了一个庞大的行业,也是全世界价值最高的农产品之一;更令人吃惊的是,咖啡中富含的咖啡因,竟然是全球使用最广泛的精神药品。咖啡早已经从非洲原产地走出,绕着地球走了一圈,在南北回归线之间的平原和山地之间找到了广阔的生产空间。

二、咖啡产业:全球分布


咖啡树的叶子四季常青,呈现富有光泽的椭圆形,和种子一样,富含咖啡因。咖啡不过是一颗小小的果实,里面有两粒成对生长的种子。从常人的视角或者按照身高来看,在埃塞俄比亚雨林华盖下(那里就是咖啡的发源地)发现的咖啡树,只不过是一颗小灌木而已,长在高高的山坡上。

图2. 咖啡树


咖啡承载着相当密集的劳动力:在全球范围内,以各种形式靠咖啡为生的人,多达1.25亿。咖啡农们用自己粗糙的手播撒咖啡种子,照料荫生树华盖下的咖啡幼苗,然后把长成的咖啡树移植到山坡上,种成一排排的,接着修剪、施肥、喷洒杀虫剂、灌溉、收获,最后拖着200磅重的咖啡果实,送到加工厂换钱。接着,加工厂的工人们按照复杂的加工流程,去掉咖啡豆外的果肉和黏液,然后再把咖啡豆铺开来,晾晒好几天,或者在鼓风机里加热烘干,咖啡豆上的种衣和银皮就会脱落,这就形成了咖啡生豆,包装成袋后,即可运输,行销全球,再进行烘焙、研磨,最后便可冲泡出一杯美味的咖啡饮品。

图3. 咖啡产业链

近年来,全球咖啡产量较平稳,预计2016/17年度全球咖啡产量将近940万吨。

图4. 咖啡产量

数据来源:USDA,扑克财经

从生产区域来看,全球主要的咖啡生产国家为巴西和越南,2015/16年度,巴西的咖啡产量为296万吨,占全球咖啡总产量的32.3%;越南的咖啡产量为174万吨,占全球咖啡总产量的18.9%。

图5. 2015/16年度全球咖啡主要生产地区占比

数据来源:USDA,扑克财经

近年来,全球咖啡消费量逐年上升,2012/13到2015/16年度的年均复合增长率为2.27%,预计2016/17年度全球咖啡消费量将创下历史最高纪录,接近920万吨。全球主要的咖啡消费地区和国家为欧盟、美国和巴西,2015/16年度,欧盟的咖啡消费量为265万吨,占全球咖啡消费总量的29%,美国的咖啡消费量为151万吨,占全球咖啡消费总量的17%,巴西的咖啡消费量为123万吨,占全球咖啡消费总量的13%。预计未来全球咖啡消费量将继续保持上升的趋势,2021/22年度全球咖啡消费量将超过1000万吨。

图6. 2015/16年度全球咖啡主要消费地区占比

数据来源:USDA,扑克财经

三、走进巴西咖啡


咖啡是巴西的重要经济支柱之一,全国大大小小的咖啡种植园一度达到50万个,种植面积约220万公顷,大约有39亿7千万棵咖啡树,从业人口达600多万,年产咖啡约200万吨,年出口创汇近20亿美元。

巴西共有21个州,其中17个州盛产咖啡;有4个州的产量最大,加起来占巴西全国总产量的98%,分别是:巴拉那州、圣保罗州、米纳斯吉拉斯州和圣埃斯皮里图州。南部巴拉那州的产量最为惊人,占总产量的50%。

巴西何以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咖啡生产国和出口国,并且已经超过美国成为第一大咖啡消费国?

咖啡最适合在风化的火山岩土壤中栽种,火山岩土壤中含有大量腐化的植物养分,呈现出一种红色黏土状,当地人将这种土称为“红土”。咖啡树苗种下后4-5年可以丰收。咖啡树种在巴西肥沃的土地上,每年可以开3-4次美丽的白花,也就是可以收获3-4次咖啡豆(世界其他地区种植的咖啡树每年大约只能开1-2次花)。只需要一场大雨,咖啡树的白花就会绽放,白花绽放的景象令人叹为观止,花香怡人,但是花期短暂。大部分咖啡树是自花授粉,不需要吸引蜜蜂传播花粉,所以很适合采用单一栽培法。

一棵咖啡树旺盛的生产期通常会持续15年左右,当然也有一些树二三十年仍然硕果累累。咖啡树一失去结果能力,就会被就地砍倒,并铲除,以免和其他仍然健壮能结果的树争抢养分。咖啡产量跟咖啡树的种类和生长环境有关,一棵咖啡树平均一年可以生产5磅咖啡果实,最终可以收成大约1磅干咖啡豆。

1. 一棵幼苗培育了一个咖啡王国

1714年,荷兰人送给法国政府一棵优质的咖啡幼苗,9年后,对咖啡非常着迷的法国海军军官加布里埃尔·马蒂厄·德·克利把咖啡的种植技术带到了法国殖民地马提尼克岛。

1727年,一场小闹剧隆重地把咖啡引入巴西。当时,法属圭亚那和荷属圭亚那发生了边界纠纷,于是双方总督让中立的葡萄牙属地的一名巴西官员出面调停,该官员叫弗朗西斯科·德·梅洛·帕赫塔(Francisco de Melo Palheta)。帕赫塔欣然同意,因为任何政府官员都禁止出口咖啡种子,于是他希望自己通过此事能够以某种方式运出一些咖啡种子。

这位调停者通过协商,不仅顺利达成了边境和解方案,还悄悄地和法国总督的妻子偷情。当帕赫塔准备离开的时候,法国总督的妻子为他献上了一束鲜花——花里面藏着新鲜饱满的咖啡种子。帕赫塔带着这些种子回国,种在了巴西北部的帕拉(PA),咖啡很快就从这里传播到巴西南部,最终将巴西变成了如今全球最大的咖啡生产国。

图7. 马提尼克、圭亚那、帕拉(PA,巴西)

数据来源:Google地图,扑克财经

2. 巴西离不了咖啡,而咖啡离不了黑奴啊

各位先生,你们或许以为咖啡和糖是西印度群岛的自然作物。然而,两百年前的西印度群岛,跟贸易毫无关系的自然界里实际上连一棵咖啡树、一株甘蔗也没有长出来过。

——卡尔·马克思

无产阶级革命导师马克思说这番话的时候,西印度群岛的咖啡种植业就已经在走下坡路了。然而,就在西印度群岛咖啡种植业走下坡路的时候,1850-1900年,巴西、委内瑞拉等大部分中美洲本来不种咖啡的国家取代西印度群岛开始种植咖啡,还有相当一部分的东印度国家以及锡兰(今斯里兰卡)、爪哇和哥伦比亚也开始种植咖啡。咖啡豆在一定程度上重新确定了这些地区的法律规定和政府职能,拖延了这些地区奴隶制废除的步伐,加重了这些地区社会的不公平现象,破坏了当地的自然环境,但是却刺激了这些地区的经济增长,尤其是巴西,正是在这段时期一跃成为世界上最主要的咖啡强国,也是最大的咖啡出口国。咖啡历史学家史蒂文·托皮克(Steven Topik)说:“巴西不仅简单地满足世界咖啡市场的需求,还生产大量廉价咖啡供给北美和欧洲的工人阶级饮用。”

巴西和中美洲直到1821年和1822年才分别相继摆脱西班牙与葡萄牙的殖民统治,之后才开始重视咖啡种植业。1807年11月,拿破仑大军攻陷葡萄牙首都里斯本,迫使葡萄牙皇室集体逃亡到海上,乘坐英国船只到达巴西东南部城市里约热内卢,之后,葡萄牙当时的摄政王若昂六世定居里约热内卢。他在这里宣布巴西王国成立,并且大力推动农业发展,在里约热内卢的皇家植物园实验性地栽培种植咖啡新品种,还把咖啡种子分配给其他种植园主。1820年,葡萄牙国内波图尔起义爆发,若昂六世国王即刻回国,把巴西交给了他的儿子佩德罗,封其为摄政王。

当时大部分拉丁美洲国家的人们不堪忍受殖民枷锁,纷纷起义。在委内瑞拉、哥伦比亚和墨西哥的带领下,中美洲也发动起义,最后,1822年,当时留在巴西的摄政王佩德罗也自封为佩德罗一世国王。1831年,他顶着群众的巨大压力,让位给自己年仅5岁的儿子。9年以后,经历了一系列的暴动和纷乱,佩罗德一世控制了局面,受到了人民的拥护,14岁的佩德罗二世即位。在佩德罗二世的长期统治下,咖啡成为巴西最重要的产物。

图8. 佩德罗二世


图片来源:网络

注:佩德罗二世(Pedro II,1825年12月2日—1891年12月5日),巴西帝国第二位皇帝,5岁继承帝位。于1840年宣布解放自己拥有的所有奴隶。  

19世纪20年代以后,蔗糖价格大跌,于是大量资金和劳动力向东南部转移,开始在帕拉伊巴山谷扩展咖啡种植。当时帕赫塔从法国总督妻子那里得到种子后,带回巴西北部靠近赤道的巴拉种植,效果一般;1774年,比利时传教士在巴西偏南、气候较温和的里约热内卢附近的山上种植咖啡,大获丰收。从此以后,咖啡就主要在南部种植。18世纪,巴西南部著名的红土地是主要的黄金和钻石开采区,因此从未耕种过,一直是一片处女地。如今,这片土地上的稀有矿物已经枯竭,昔日运黄金的骡子如今沿着早已开发好的路把咖啡豆运到港口供出口,而那些从开采矿物中幸存下来的奴隶也转而种植和收获咖啡。随着咖啡种植业的进一步扩大,里约热内卢的奴隶进口数量激增,人数从1825年的26245人增至1828年的43555人。此时,整个巴西引进的奴隶数量已经超过100万,占当时巴西总人口的1/3。   

图9. 早期咖啡种植园里的奴隶

图片来源:网络

在整个西半球,巴西奴隶制度的保留时间比其他任何国家都要长。巴西的奴隶制度还没废除,皇帝佩德罗二世早在30年前就释放了自己的奴隶,直到1871年,他才颁布《胎儿自由法案》,规定此后奴隶的新生儿全部获得自由。这样,就保证了奴隶制度能逐年消亡。即便如此,庄园主和各种利益团体的政客们还在为反对废除奴隶制而挣扎。一位巴西议会成员1880年说:“巴西离不了咖啡,而咖啡离不了黑奴啊。”

3. 从奴隶到佃农

1860~1870年,咖啡价格持续上涨,在高利润的驱使下,单一咖啡种植法蓬勃发展。1867年,桑托斯港口到咖啡产区的第一条铁路修建完工,使咖啡外运更加便捷。19世纪70年代,圣保罗的保利斯塔人成了新的咖啡商人,他们大力推进咖啡产业的技术变革和创新,改进了咖啡的销售模式。1874年,欧洲架设的新型海底线缆更加方便了信息传输。第二年,驶进巴西港的船只有29%是蒸汽驱动的,昔日的帆船已日渐减少。

1874年,巴西铁路全长只有800英里,到1889年,巴西铁路全长已经达到6000英里。这些铁路从咖啡种植地直接通到桑托斯港口或者里约热内卢。铁路专供咖啡运输使用,而没有连通到全国各地,这也使得巴西对咖啡出口贸易更加依赖。

1850年以后,巴西禁止黑奴输入,咖啡庄园主开始尝试用其他劳工替代。起初,庄园主为那些愿意从欧洲移民到巴西的人提供交通费,还给他们房子住,然后分给他们特定数量的咖啡树照看打理,并且收获和加工咖啡果实,与此同时还给他们一小块土地来自给自足。然而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这些从欧洲远道而来的佃农日后必须靠栽培咖啡树来偿还庄园主预付的交通费和其他开销。巴西法律规定,非法移民在偿还清楚债务之前不得离开农场,而还清这些债务通常都需要几年时间,因此这种劳役偿债制度就等同于另一种形式的奴隶制。既然如此,那些瑞士和德国来到巴西的佃农1856年大造反也就不难理解了。

经过不懈的斗争,1884年,波利斯塔的农民终于取得了足够的政治影响力,说服巴西政府同意支付移民的交通费,这样,新的劳工就不再一踏上巴西这片土地就债务缠身了。这些农奴大部分都是贫穷的意大利人,他们遍布圣保罗各大咖啡种植园。1884~1914年,超过100万欧洲人移民巴西咖啡庄园当农奴。其中也有一些人最后成功地买下自己的咖啡田,也当起了庄园主。其他人也只不过刚赚够钱返回自己的故乡。农奴的居住环境和工作环境都很恶劣,因此农场主为了防止农奴暴动反抗,大部分都配有全副武装的保卫人员。  

咖啡庄园主经过仔细计算后发现,采用农奴制方式生产咖啡的成本比采用奴隶制方式生产咖啡的成本要低很多,于是也出来倡导废除奴隶制。当时年迈的佩德罗二世国王正巧出国访问,由他的女儿伊莎贝拉代位,后者于1888年5月13日签署了《黄金法案》(Golden Law)。当时巴西的奴隶还有100万,而该法案使其中3/4的人获得了自由。一年后,在咖啡庄园主的推动下,佩德罗国王被迫交出政权,巴西共和国宣告成立。此后的几年中,巴西政权一直掌握在圣保罗和邻省米纳斯吉拉斯省的咖啡庄园主手里。

奴隶确实得到了解放,但是他们的生活状况并没有得到任何改善。庄园主明显更加青睐欧洲移民,在他们眼里,欧洲移民在血统上就优于非洲人后裔,因此,非洲人后裔在巴西也越来越被边缘化。

农奴制咖啡种植引进后的几年间,咖啡产量暴增,从1890年的550万袋增长到1901年的1630万袋。奴隶制被废除,农奴制登台以后,巴西的咖啡树种植量也翻了一倍,20世纪之初,仅在圣保罗州就有超过5亿棵咖啡树。巴西咖啡充斥着全世界。巴西过度依赖一种经济作物,直接影响了巴西人的幸福生活。一位当代作家指出:“巴西人民所需要的普通食物本可以在巴西本土种植生产,但是咖啡占了大量土地,即便是像面粉这样的食物,也要依赖进口……由于过度发展咖啡种植业而忽略了人们日常所需农作物的种植与生产,因此如今的巴西正为此付出惨重代价。”

4. 历经波折的巴西咖啡产业

到了20世纪20年代,巴西已生产全球80%的咖啡豆,咖啡产业也帮助这个国家兴建许多基础设施。只是只增不减的产量最后造成咖啡生产过量,也加剧了20世纪30年代全球经济大萧条时期对巴西所造成的伤害。巴西政府之后不得已将7800万袋的咖啡烧毁,希望借此使咖啡价格恢复常态,可惜效果不明显。

到了第二次世界大战时期,美国开始担心随着欧洲市场的关闭,下滑的咖啡价格可能促使中南美洲国家开始倾向纳粹或共产党。为使咖啡价格稳定,各国同意采取咖啡配额制度,进而签订协议。这样的协议使咖啡价格开始上涨,直到20世纪50年代售价稳定。这也进一步促使了1962年由42个生产国所签署的国际咖啡协议(Internaional Coffee Agreement,ICA)。 配额是根据国际咖啡组织(InternationalCoffee Organization,ICO)订立的咖啡指导价格决定。假如价格下跌,配额便降低;倘若上涨,配额也随之增加。

这样的协议一直维持,直到1989年巴西拒绝接受配额减量,致使协约破裂。巴西认定自己是个效率十足的生产国,在协约之外运行将更有利。国际咖啡协议失败的结果便是一个不受管制的市场,售价也在之后5年大幅下滑,致使咖啡危机产生,进而促使咖啡产业公平交易运动的兴起。

5. 巴西也要进口咖啡啦

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和自然条件,加上数百年的咖啡种植历史和传统技艺,巴西一直占据着世界咖啡市场出口量头名的位置。但是现在事情出现了新变化,他们也在考虑进口咖啡了。

巴西咖啡的出口量向来为其他地区难以企及。仅就 2016 年而言,前五位的出口国分别是巴西、越南、哥伦比亚、印度尼西亚和洪都拉斯。其中巴西的咖啡出口占全球份额达到 15% 。

出口量基于产量,巴西咖啡的产量同样居于世界之首。2016 年全球咖啡产量排名前五位的国家和出口量排名相一致,巴西和越南稳居前两位。

现在,巴西想要进口咖啡,首选的来源地也正是越南。巴西的咖啡企业希望能够从越南进口咖啡豆,满足他们的生产需要。越南咖啡物美价廉,更重要的是有着稳定的生产,品种也和短缺的巴西咖啡品种相一致:罗布斯塔(Robusta)。

罗布斯塔和阿拉比卡(Arabica)是世界咖啡的两大品种,二者比例长期稳定在 4:6 左右。二者的主要区别在于颗粒大小和生长位置,阿拉比卡为高山豆,小粒,咖啡因含量较低,是星巴克的原料品种;罗布斯塔为低山豆,中粒,咖啡因含量高,“劲大”,也是雀巢速溶咖啡和巴西国内众多咖啡制成品厂商的原料品种。

在巴西,两个品种的咖啡均有种植,阿拉比卡种植区面积更大,分布在巴西东南沿海的广阔区域,而罗布斯塔主要集中在 Espírito Santo 和 Rondônia 两个地区。今年阿拉比卡种植区风调雨顺,罗布斯塔种植区却没那么幸运。

因为连日干旱,巴西的罗布斯塔产量在近期锐减。而这也不是短期现象,近年来巴西的罗布斯塔咖啡豆产量也经历了整体的下滑。自 2009 年以来,产量最高峰可以达到 1300 万袋(60 公斤袋),正常年景中罗布斯塔的产量也稳定在 1100 万袋上下,而在 2016 年年底,巴西本国罗布斯塔产量达到十二年来的最低水平,仅生产 800 万袋,难以满足需求,也造成了巴西国内罗布斯塔原料豆价格的持续走高。

四、中国咖啡市场开始升温


在咖啡行业内,星巴克近年来加速了对中国咖啡市场的扩张。2011-2015年,星巴克在华门店数增加了约2.65倍, 2015年星巴克新开444家门店,门店总数达到1811家。

图 10. 2011-2015年星巴克在华门店数量


数据来源:中国产业研究院

于此同时,电商、传统餐饮等行业巨头近几年也开始加入咖啡市场的竞争。电商巨头如亚马逊中国于2015年8月推出线上咖啡馆,京东于2015年4月注资线下咖啡馆3W。此外,国内外一些餐饮巨头也纷纷开拓咖啡领域:2014年1月,天津狗不理集团获得了澳大利亚最大咖啡连锁品牌高乐雅在中国的永久使用权;2月可口可乐在收购了中国的绿山咖啡后发布了首款浓咖啡饮料“乔雅”;2015年3月康师傅联合星巴克在内地推出“星冰乐”即饮咖啡;2015年5月哈根达斯全球首家咖啡店在上海落户,正式进军咖啡产业。

图11. 中国咖啡连锁品牌市场份额


数据来源:中国产业研究院

随着各方巨头的加入中国咖啡市场的竞争正在逐渐升温。早在2007-2012年,高盛资本、挚信资本等公司已经开始对迪欧、雕刻时光等传统咖啡品牌进行投资。但由于中国咖啡行业的不成熟,导致投资方始终对咖啡行业处于观望的态度。随着“互联网+”理念的提倡,2015-2016年一些移动“互联网+咖啡”形式的新品牌开始受到投资公司的关注(见表),但投资额度普遍不高。这些品牌大多都不是传统的咖啡馆,而是依托技术和移动互联网的品牌。瑞幸咖啡(Luckin Coffee)便是利用资本和移动互联网技术撬动市场的典型案例之一。

深蓝财经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相关新闻

热门资讯
财经风向标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