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快速评论

又一家!小鸣单车被曝拖欠工资,控制人失联,千万押金不知去向...

作者: 21世纪经济报道 编辑:深蓝财经 浏览: 2017-11-24 16:46:23
继小蓝单车之后,共享单车第二梯队的南方代表——小鸣单车也深陷泥潭。
分享到微博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分享到QQ空间

来源丨21世纪经济报道综合自创业邦(ID:ichuangyebang 作者: KUMA)、钱江晚报(ID:qianjiangwanbao)、中国基金报(ID:chinafundnews


短短一两周时间内,就有小蓝、酷骑、小鸣三大互联网共享单车企业出现问题,押金难退,加上此前的悟空单车、町町单车等共享单车,整个共享单车行业面临的问题越来越严重。



小鸣单车被曝拖欠工资

千万押金不知去向


“记者朋友们大家好:今晚拉大家进来主要原因是:小鸣单车实际控制人邓永豪失联,小鸣单车裁员99%名存实亡,小鸣单车全体员工欠薪未付……


据钱江晚报报道,昨晚(11月23日)晚上7点半,钱江晚报记者被拉进了一个群组对话,面对来自全国各地的记者,小鸣单车杭州市场部员工们等愤而爆料。  

据同样被拉进群组的创业邦报道,一位小鸣单车公关部的员工组建微信群向媒体爆料,声称公司已经拖欠100多位员工三个月工资。小鸣单车CEO陈宇莹已经于10月份离职,而其所属的广州悦骑信息科技有限公司的实际控制人,董事长邓永豪失联多日,微信和电话均无法联系。


据创业邦报道,其中一位被欠薪的员工刘弢回忆称,公司最早在7月份出现了资金问题。


当时,友商酷骑单车被传倒闭的消息,引起了大量用户集中申请退押金,造成了资金紧张。那时候,小鸣单车开始被曝退押金难。


后来资金问题愈演愈烈,高层决定裁员,并且通过减少投放城市来节省开支。除了保留湖南株洲、福建龙海这样的独家投放城市之外,即便是上海和广州这样的一线城市都被放弃。


仅以华东区为例,上海、无锡、杭州和南京这些地方的员工都被小鸣单车公司单方面解约,而曾经拥有上百人,位于杭州福地创业园的分公司已经解散。


随后,创业邦向同样位于福地创业园的个推公司员工求证,该员工发来一张现在小鸣单车办公室的照片。办公室空无一人,一片狼藉。

小鸣单车杭州分公司的现状


然而真正让员工无法接受的是,公司承诺在11月20日将一部分员工拖欠的工资和赔偿金打到工资卡上,但现在已经逾期2天。


某位员工在微信群里提供了自己的解约协议书,上面白纸黑字写着11月20日支付赔偿金,但员工表示都没有收到。


被欠薪员工提供的解除劳动合同协议书


根据另一位小鸣单车原中层员工的说法,目前解除劳务合同的就有70多人,而被拖欠工资的人数更是达到150人。每个人都被拖欠数千乃至上万元。早在他离职之前就有不少城市经理反应工资拖欠的问题,但是公司层面一直无动于衷。


该中层员工还透露,此前B轮的融资款项迟迟未到位,也是造成公司资金紧张的原因之一。


7月份,小鸣单车曾经宣布获得B轮1亿人民币融资,由老股东联创永宣投资。实际的真实金额只有3000万人民币,还是分三期支付,但第一笔的 1000 万到帐后就没有了下文。


刘弢表示,一线员工的收入普遍不高,像他们这样的运营岗位月薪只有 5000 元。杭州的生活成本很高,大多数人都是月光族。


“我们有个同事因为被拖欠工资,已经吃了整整一个礼拜的馒头了。”刘弢说。


更严重的是,小鸣单车的问题还不仅仅是工资款项。


据说8月份之后,App内199元的押金基本无法退还。根据刘弢估算,现在有几千万的押金款项不知去向。甚至小鸣单车还拖欠供应商200多万元货款。(根据采访对象要求,刘弢为化名。)



公司实际控制人“玩失踪”

法人代表“从未露面”


据钱江晚报报道,钱江晚报采访的小鸣员工爆料,小鸣单车实际控制人邓永豪,同时也是国内知名的自行车制造公司、新三板上市公司凯路仕的老板,目前电话不接、短信不回、钉钉退出、微信不理,已经失联了。


小鸣单车董事长、凯路仕董事长邓永豪


小鸣到底是哪家公司运营的?官网这样介绍的,广州悦骑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专业的智能骑行设备、智能管理系统研发企业,主营产品为“小鸣单车”城市智慧自行车及其配套服务系统,是“小鸣单车”全国唯一的运营、推广、收费平台。


公开信息显示,广州悦骑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是2016年7月29日成立的,先后进行了15次工商变更,今年8月23日以后小鸣单车的法人名叫关斌。


关斌是谁?小鸣员工回复:不知道,从没露面,未知。


“之前邓永豪接受采访声称,自己在今年六月就已经退出纯属无稽之谈。小鸣单车的所有单车均出自凯路仕,凯路仕生产,小鸣单车买单,没有任何招投标,没有验收程序,纯属内部关联交易。”该员工称对钱江晚报记者表示。


公开报道显示,1993年,凯路仕品牌创始人邓永豪在广州开设了自己的第一家自行车店。2016年10月8日,小鸣单车宣布完成一亿人民币A轮融资,领投方为运动单车品牌凯路仕。


到了2017年7月,小鸣单车用户反映押金难退问题,引发用户退押金爆发。


上述员工称,邓永豪作为小鸣单车的实际控制人,在小鸣被爆出问题时,一边变更工商信息,一边发布消息撇清自己和小鸣单车的联系,员工问题不管不顾 。


“原来杭州有几十号员工,10月份开始被陆续清退,目前技术部除了一名孕妇,剩下的全部裁掉了。就给了一张解除合约的协议。”该员工表示,自己是10月26日被裁员的,当时公司给了自己一张解除合约协议,上面写明工资、报销、补偿的结算日是11月20日,“但现在已经23号了,没有说法。”


钱江晚报记者尝试拨打了员工提供的邓永豪电话,被挂掉。那么,小鸣单车还能使用吗?押金还能退吗?该员工表示,可以正常使用,但无法退出押金。


另据易简财经报道,今天,小鸣单车前董事长、凯路仕董事长邓永豪,表示失联纯属无稽之谈。


邓永豪表示:

我当然没有失联,就像今天我在这接受专访一样,今天很多朋友看到这个消息后,给我打电话,我一直在接。本来今天早上我要出差,飞往上海,但就是由于这条新闻,我航班都取消了,接了一整天的电话,何来失联?

媒体说我失联,我认为可能是由于某些记者拿陌生电话给我打电话,我和大多数人一样,我基本不接陌生电话,陌生基本都是骚扰电话,个别媒体不经核实,就直接在报道中写我失联,这是很不负责任的。





交通部回应共享单车押金问题:

防止出现相关风险


共享单车倒闭和押金难退的问题已经引发了监管部门的高度重视。

11月23日,交通部新闻发言人吴春耕在例行新闻发布会上回应,交通部将会同有关部门研究制定相关配套政策措施,落实地方政府主体责任,保护消费者利益,促进行业健康有序发展。



“我们也关注到,最近一段时间已有多家企业相继倒闭,个别企业也传出用户押金退出困难等情况。”吴春耕说。


吴春耕表示,互联网租赁自行车的快速发展,为社会公众出行提供了一种新的便利选择,也为构建城市绿色出行体系建设发挥了积极作用。但同时也出现一些问题,比如由于行业业态模式新、发展潜力大、市场竞争激烈,一些中、小型运营企业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没有找到盈利模式,发展路径不明确,经营效益不佳,失去造血功能,出现了经营困难。


吴春耕进一步表示,针对这些问题,交通运输部高度重视。


一是密切关注跟踪有关情况,指导地方交通运输部门,在当地党委、政府统一领导下,联合相关部门妥善应对处置,提前采取针对性措施,防止出现相关风险。


二是会同国家发展改革委、住房和城乡建设部、人民银行、中国银监会等有关部门深入北京、广州、成都、常州等城市,以及共享单车运营企业和自行车制造企业等进行了调研,全面了解掌握有关情况。


在深入调研的基础上,交通运输部将会同有关部门系统分析行业发展存在的问题,在《关于鼓励和规范互联网租赁自行车发展的指导意见》顶层设计的政策框架下,研究制定相关配套政策措施,落实地方政府主体责任,保护消费者利益,促进行业健康有序发展。

深蓝财经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相关新闻

热门资讯
财经风向标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