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首家倒闭共享单车创始人:风口是等出来的-深蓝财经|中国财经记者价值交流社区
当前位置: 首页 > 专栏
国内首家倒闭共享单车创始人:风口是等出来的
分享到: 发布时间:2017-06-19 作者:环球网科技 标签:共享单车   浏览:15743 (1)
共享单车领域频上报端,可谓是“多事之秋”。

来源|环球网科技


近日,共享单车领域频上报端,可谓是“多事之秋”:一是摩拜单车宣布完成超过6亿美元的新一轮融资,创下共享单车行业单笔融资最高纪录;二是“色彩终结者”七彩单车发布了2017年度1.0版本产品——“终结者7号”系列单车;三是有“黄金圣衣”之称的酷骑单车因招商加盟的模式和P2P的背景而引发质疑;四是重庆的悟空单车正式运营仅仅5个月后,宣布退出市场,也成为首家倒闭的共享单车。

  

据悉,重庆战国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专注共享经济的互联网科技公司,主打“悟空共享单车”品牌,成立于2016年9月,注册资本10万元人民币,总部位于重庆。据环球科技了解到,6月13日,悟空单车的运营方重庆战国科技有限公司宣布,由于公司战略发生调整,自2017年6月起,将正式终止对悟空单车提供支持服务,退出共享单车市场。

  

退出是被逼的:“被ofo的长期免费搞得很无语”

  

悟空单车创始人雷厚义在接受采访时透露,退出是因为打不赢,“我们拿不到顶级的供应链资源,摩拜、ofo都可以和全球最大的供应链厂商合作,而悟空单车合作的都是小厂商,产品品质上不是特别好,车子容易坏。”

  

据透露,截至退出前,悟空单车有约一万名用户,每辆车每天平均使用频率在三到四次。悟空单车在重庆总共投放了1200辆单车,约一半投放在大学城,其余的投放在市区。但因为采用的是机械锁,大部分已经找不到了,找到的大概在10%左右。

  

对于悟空单车而言,它作为一个后来者很难追赶上前面的共享单车巨头,资源拿不到市场份额也抢不到,而且更为重要的是其技术为传统的机械锁,90%的共享单车丢失,造成了大额亏损。“我们总共亏了上百万元。”雷厚义对媒体表示。

  

因为公司采用合伙人模式,为避免纠纷,投资人的钱都已经退了,用户的余额、押金也已经全部退还,雷厚义指出,公司现有模式已经运营不下去了,“车子是动的,车多一定要钱多。悟空单车原计划采用合伙人模式,通过农村包围城市来撬动共享单车市场,但项目自身没有盈利,说服不了城市合伙人。中国中小商户的安全意识是很重的,如果还没有盈利,他们就不愿出钱。”雷厚义认为资金是关键问题所在。

  

所谓合伙人计划,就是招募个人或小商家以众筹单车的形式,解决资金和区域运营的问题,每辆车标价为1100元,个人或商家均可认购,未来可获得运营收益的70%。

  

“还有一个问题,ofo在重庆这边基本上搞免费,搞得我们很无语。”雷厚义说。

  

雷厚义坎坷之路:大一退学、北大保安到共享单车创始人

  

和ofo创始人戴威一样,雷厚义也是90后,生于1991年,但相较于年龄,他的经历可谓十分丰富。据媒体报道,雷厚义的经历十分坎坷,大一退学,曾在北大旁听和做保安,先后卖过房子、卖过电脑,直到近年涉足互联网金融行业。

  

2011年,雷厚义考上了大连大学机械设计专业,但只念一年他就退学了,对专业不敢兴趣,想转专业学校又不批准,再加上雷厚义想成就一番事业,他就退学了。

  

此后他来到北京大学,白天旁听,晚上做保安。“上午睡觉,下午就去旁听学习。听了很多课,MBA、心理学、文学、物理都听。虽然不是很专,但对我的思维方式、心态格局改变很大。”雷厚义称。

  

接下来的时间里,雷厚义辗转到了深圳、北京、四川,卖过房、卖过电脑,还在亲戚的工厂帮过忙。2014年年初,雷厚义开始琢磨创业,最初想涉足社区O2O,但是没有成功,此后他决定学习专业的iOS软件开发。

  

“但我是属于没有天赋的,每天去得最早,走得最晚,凌晨3点还在肯德基学代码。”此后雷厚义先后在P2P平台、二手物品交易网站工作。

  

2015年他回到重庆,在互联网金融领域创业,但前期进展并不顺利,直到2016年他们转型互联网流量分发,生意逐渐有了起色。

  

2016年底,共享单车模式带给了雷厚义灵感,他当时判断这个事情能搞大且市场规模大,“但对后面的风险没有足够的预判。”

  

血淋淋的教训:风口是等出来的

  

据国内移动互联网数据监测机构TrustData最新发布的《2017年Q1中国共享单车行业用户监测报告》显示,北京、上海、重庆等一线城市共享单车用户规模已与出行用车基本持平。相比之下,二三线城市用车出行与共享单车出行覆盖率仍有很大差距,有着巨大的发展潜力,是共享单车未来重要的增量市场。

  

然而,悟空单车前后运营的四个月里,累积一万多用户,收了一百万押金。最高的时候,每天日活两三千。期初用户也付费,收了四五万元,后来就免费骑了。截止项目关闭,总计亏损300万左右。

  

对于如此大的市场红利,却以惨败收场,对于自己的惨痛经历,雷厚义感叹,“创业不要盲目追风口。风口不是追上的,而要等出来的,需要在一个行业深耕,机会来的时候才会有所准备。此外,行业最早那几家也是可以做成的,这是先发优势。后来的人没有十倍的兵力、资源就不要进去了,你做不大。头部资源太集中。”

  

创业者要愿赌服输就当做公益了

  

近日有媒体人士回应,创业者要愿赌服输,人要向前看。并给出共享单车行业创业的“葵花宝典”:

  

第一,不要去追风口,追了也没用,小公司追不到。风口是等出来的。第二,项目一定要能盈利。共享单车短时间内一定亏损,但你做一个项目,无论是拿投资也好,还是自己出钱,从模型上一定要跑得通,这很重要。第三,你要有相应基因。比如做共享单车,你要有供应链的人加入,否则自己去搞,问题非常大。第四,小公司还是适合小切口,形成独特价值。

  

就像业内人士称,“我们做共享单车,搞到最后连被收购的价值都没有。我们也去找过ofo,希望被并购,但他们没意向。”

  

对此也有媒体表示,你建了个碉堡,人家打不下来,才可能花钱并购你。人家如果打得下来,还并购你干吗?或者,这个行业发展迅速,老大老二势均力敌,你的选择成了决定性力量,这才有被收购的价值。但现在看来,悟空单车两者都不沾。

  

凭借“互联网+”这一风口,共享单车发展的风风火火,可谓前赴后继。近日,“色彩终结者”七彩单车发布的2017年度1.0版本产品——“终结者7号”系列单车。包括有“黄金圣衣”之称的酷骑单车的亮相;而后者也正在经历因招商加盟的模式和P2P的背景而引发质疑风波。

  

共享单车行业的融资极疯狂,摩拜和ofo的架势真是不让后来者活。不过,我在战场上没时间去考虑这些,能想到的就是尽快投产,拿到一张“门票”。“我们投放了一千多辆,最后只找回几十辆。我们也没有再去找,项目都停了,找回来干吗?就当做公益了。”雷厚义坦言。


转载分享:柳叶
有0条评论评论
精华推荐
北京市社科院28日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14.6%的流动人口已经在北京购买了住房,按照北京流动人口购房的比例推算,他们已经购买了北京120多万套房。
32408
7月27日18时许,新浪微博社区管理官方微博@微博管理员 发布《微博社区娱乐信息管理规定》,就用户发布娱乐信息,遏制低俗媚俗之风作出规范。
32190
业内人士认为,在打造多层次住房结构的房地产政策指向下,种种迹象表明,我国部分城市住房供应正从“重售轻租”转向构建“租售并举”态势,住房租赁市场将迎来新一轮发展期。
31971
中国国家发改委国际合作中心主任曹文炼表示,中国政府并非不鼓励海外投资,只是正对此类投资展开适当监管。
29799
中国打算聘请菲律宾家政服务人员前往中国5个大城市就业,并承诺给予这些菲佣很高的工资。
29050
摩拜单车的商业模式无异于白痴经济:每辆车价值250欧元(约合人民币1978元),每天必须使用 5 次,才能在一年里拿回本金。
28977
不管报与纸如何变化,我们心目中的新闻还存在吗?
28336
微访谈
【记者健康讲堂第一期】记者亚健康问题
嘉宾:于莺 李德林 
时间:2014年04月24日 13:45-15:00
4月12日,南方都市报珠海新闻部首席记者过国亮,因患肝癌晚期医治无效逝世,年仅31岁。春节前,他还是个整版发稿的硬汉,可因为腹痛去医院检查时,却被诊断为肝...
【新闻背后】杨剑波为什么要告证监会?
嘉宾:付明德 
时间:2014年02月19日 14:00-16:00
光大乌龙指因为主角杨剑波状告证监会,在近日引发了媒体对这起几个月前的新闻事件重新关注。而就在18日,北京市第一中院已经对此案立案。那么,光大乌龙指为什么...
方三文:财经媒体转型逻辑探讨
嘉宾:方三文 
时间:2014年01月10日 14:00-16:30
方三文毕业于北大中文系,先后供职于《南方周末》、《21世纪经济报道》、《南方都市报》等传统媒体。在网易担任过副总编辑、新闻中心总监。随后创办了雪球财经,...
深蓝推荐
  • 毕梓源 五矿证券广州营业部 +收听
  • 曲泳帆 浙江电视台 +收听
  • 骆文浩 凤凰卫视 +收听
  • 李华琼 成都晚报 +收听
  • 胡旭阳 四川新闻网 +收听
  • 罗婷 南方周末 +收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