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传媒
快速评论

嘉宾传媒创始人吴婷:风来了,创业媒体人如何飞得更高更远?

作者:吴婷 编辑:流浪者 浏览: 2017-06-02 11:12:31
这个话题更适合我来讲,叫做《媒体人创业的跨界与养成》,说一些我的朋友们的故事。 
分享到微博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分享到QQ空间

来源|投资界

内容付费的源头是什么?我能查到的可能就是孔子了。孔子在教学的时候有这样一句话:“自行束脩以上,吾未尝无诲焉”。后来,我们去看电影、买电影票、买书,都是内容付费。直到今天,我们迎来了新技术条件下,内容付费的2.0时代。

这个话题更适合我来讲,叫做《媒体人创业的跨界与养成》,说一些我的朋友们的故事。 

为什么媒体人纷纷创业?这是头部为王的时代

首先,我认为是互联网时代的红利,机会属于懂行的创业者。

在座剧星查总从安徽电视台传统的广告业,非常有远见地来到了视频行业,做数字营销。那么,什么人能做数字营销呢?当然要有基础的。机会永远青睐于有准备的头脑,永远青睐于最懂行的人。所以一定是行业内的人出来,在技术迭代和更新的情况下来做新的创业。这是技术更迭的互联网时代的红利。

第二,是移动互联网时代,媒介单位获客成本大幅下降。

过去在电视台,当我想发声的时候,我们要通过卫星去传播,要有基站,要有工业化团队作战生产,要有庞大的播出部门。出去直播的时候可能要开一个直播车、卫星车等等,成本非常大。如果是做一个刊物,我们要有自己的刊号,一群记者编辑运营,要去印刷,去铺渠道,去售卖。

而今天移动互联网使得媒介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当我们开通一个账号在今日头条,当我们开通一个账号在微信公众平台,我们就可以轻易地发出自己的声音了。显而易见,较单一的传统的渠道慢慢演变到了更多元、更新兴的渠道,比如手机,比如OTT,各种各样的渠道。渠道在消解,所以传统的权威的渠道慢慢不再那么有优势,慢慢地,内容为王好像开始占一点上风了。

第三,对于媒体行业,盈利持续增长仍是个挑战。

作为一个内容创业者,我们知道,想要盈利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如果你正巧在微信公众号的红利期去创业,那么恭喜你,你可能现在能够有一个轻松持续的广告收入,但是能持续多久?现在获客成本慢慢又回升了。盈利是一个问题,盈利能够持续又是一个问题,盈利的持续增长那更是难上加难的一个问题,所以这依然是一个挑战。再加上现在的资本寒冬,马太效应,有的会更有,没有的更没有,资本青睐的永远是头部。所以在我看来,渠道不为王,内容也未必是王,其实,头部为王。不管你是内容的头部,还是渠道的头部,你只要是个头部,一定就占有绝对的话语权。

图为嘉宾派创办人、嘉宾传媒创始人吴婷

四个媒体转型创业者的故事

当内容创业迎来风口的时候,我们和我们的几位嘉宾朋友聊了聊。

这一位嘉宾过去在中央电视台,马东。他从台里出来之后,在爱奇艺做了一个很好的IP《奇葩说》,后来他创立了米未传媒,又创造了一系列的IP,《黑白星球》《饭局的诱惑》《拜拜啦肉肉》《好好说话》等等。

我在访谈的时候问他,你想把米未带到一个什么样的状态?马东想了一会说,“我没有想过这个问题。我可能不是一个合格的企业家。我只是想和小伙伴们在一起,高高兴兴地把钱挣了。我们在一起可能会有争执,可能会有吵闹,可能会拍桌子,但是没有什么不是一顿烧烤解决不了的事情。”

我和马东同学探讨过《奇葩说》的话题设置。他们的每一个话题,一定都是围绕价值观而进行的辩论。

接下来这位,读库老六。读库是比较小众、精品的一个品牌。老六张立宪做读库应该是有12年了,他也上了长江商学院在这样一个环境中,很多资本找到老六期望投资他的企业,但是他都拒绝了。

在我采访他的这一期节目题目叫做,《拒绝资本是怎样一种心理》。我问老六,你创业的理念是什么?他说:我们身处红尘当中,总得有一个人坐在那里,静静地感受风和雨。

他觉得一本好书不是拿钱做出来的。从策划,到编辑,到每一个字的修订,到书的出版,每一个环节,他就像一个匠人,而不是企业家,在认真地打磨这个产品。

接下来的这位,9年前的5月12号汶川大地震的时候,他曾经因为播报时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哽咽了,当时大家就叫他哽咽哥。赵普,也是我们嘉宾派的帮主,优秀学员。

赵普现在离职了,以联合创始人的身份创办了东家守艺人,一个传统手工艺者的电商平台。使用是最好的传承,买卖是最好的保护。我们在和赵普聊到价值观的时候,他是这样说的:总得有人干点和时代脱节的事情,毕竟有些事情它是不属于一个时代的。比如东家上的这些传统手工艺,它可能是几千年的文化积淀下来的东西。他认为这是他的使命。

徐达内,我的老乡,原来是东方早报的一位编辑,出来后创立了这个平台,新榜。新榜是做数据排行榜的,它的理念是:做内容创业服务平台,要透明、创新、可依赖。当你做排行榜的时候,是否透明特别重要;当你做平台的时候,是否可信赖也非常的重要;当然你是做内容的媒体人出身,创新是基因里自带的一个非常棒的先决条件。这是徐达内,这是他的情怀。

内容付费2.0,媒体人跨界和养成的“障碍”

所以我们看到媒体人创业过程当中,跨界和养成都有一些“障碍”。

首先都有匠人基因。精雕细琢和大步向前之间一定是有矛盾的。其实这些问题,在我身上都是非常明显的存在。非常沉迷于甚至是陶醉于对细节的把控,这一定是要付出机会成本的。

然后做内容的都是母性思维,非常自嗨于自己制作的产品,觉得这是我的孩子,我从孕育阶段开始一直要看着它长大,看着它推出。这是媒体人创业的一些“障碍”。

真的是障碍吗?这是一个很开放的值得我们思考的问题。

比如老六,他的一本书,从头到尾要花特别多的时间。采访的时候他曾经跟我讲过,顺驰房地产公司曾经一度想做出版业,砸了很多的钱,在东方广场租了很好的房子,但是最后还是做砸了。因为一本好书不是钱做出来的,它一定是时间、匠心、手艺,包括你的经验、热爱等等,最终才能做出来的。

在我看来,我们都是同一类人,都是内容创业者,在慢慢转型,在慢慢培养自己怎么样更像一个商人,更像一个企业家。

非常幸运的是,我们现在迎来了一个很好的风口,内容创业,知识付费。我们可能不用特别费劲地去做那个不属于自己的自己,却也能实现梦想,并带领团队过上体面的生活。

马东,《好好说话》在喜马拉雅卖出了非常好的成绩,同时现在出版物也已经发行了,非常受欢迎;

老六的书籍,一直就是付费产品,而且是更原始的。他现在也在和凯叔,在和一些国外的版权商合作,做一些童书产品,销量非常好;

徐达内,开始发布内容付费分发渠道,发布会员产品,这些都是内容付费2.0时代下洞察而来的产物。

内容付费的源头是什么?我能查到的可能就是孔子了。孔子在教学的时候有这样一句话:“自行束脩以上,吾未尝无诲焉”。“束脩”就是十条干肉,就是说,你给我带来十条干肉,我会无怨无悔,给你上课,有教无类。当然这是自愿的,你也可以不给。后来,我们去看电影、买电影票、买书,都是内容付费。直到今天,我们迎来了新技术条件下,内容付费的2.0时代。

图为嘉宾派创办人、嘉宾传媒创始人吴婷

价值观正确,才能飞得更远

我们为什么要做嘉宾派?

首先是基于现在大家的认知焦虑。在2017年知识付费产业的规模将达到300到500亿元,而到现在2017年3月为止,这个数字还不到1/2,所以是非常有空间的。我们身边非常多的中产及以上的高净值人群,他们是有认知焦虑的。这个时代的压力太大了,我们每个人都希望跑得比时间更快,跑得比同行更快,我们非常需要个性化地提升认知。

再一个就是社交成长需要。互联网的发展使地球变平、信息打通,大家可以轻松甚至免费获取大量信息,尤其是中国,受众的注意力甚至成为极为稀缺的资源。即便如此,线下的交互体验还是最珍贵的和无法被取代的,就好像妈妈不能通过互联网上养育教育孩子,孩子也不能在线上获得对爱与信息的感知。在嘉宾派看来,现在消费升级的时代,回归线下,现在正是时候。

客观上来说,线上的红利期已过,获客成本在提高;主观上,线下交流是刚需。乔布斯曾经说过,面对面交流的价值是最大的,一切事情一定要面对面来谈。任正非也让他的所有的员工一定要喝咖啡,而且和能人喝咖啡,他说这是吸取宇宙能量的办法。复星的郭广昌也说,什么事情一定要到一起去交流,要到实地去勘察、去尽调。

当我们嘉宾派带领大家访学,走进美的的时候,美的掌门人方洪波出场的那一瞬间,我们每个人都感受到一股强大的气场。后来在闭门交流的过程当中,我们是签保密协议并没收手机的,方洪波跟我们面对面探讨了很多经验与坑,观点与态度,这些他绝不可能在媒体公开去诉说。我们的帮助学员同时也带去了很多宝贵的建议。大家只有坐到一起,才能感受彼此,以诚相待。

前两个是客观的需要,后两个是我们主观的基因。

个是媒体基因。我们是做视频节目的,这是我们的优势,也是我们的核心竞争力。我们永远要把媒体和制作内容的能力牢牢地把握在自己的手上,所以我们可以围绕帮主的企业或者是嘉宾的企业,去做优质的内容服务。反过来,通过媒体建立的信任,我们可以把更多好的学习的机会分享给有需要的渴望进步者、创造价值者。

个是使命的驱动。就好像我们之前对话的这四位嘉宾一样,我们也有我们自己的使命,那就是:我们要做一个价值放大者,同时也要做一个价值观的引导者。

“在现在这个双创的年代,如果当我们提起创业,还认为是创富的时候,我认为这和当年的大炼钢没有两样”。这句话是长江商学院的院长项兵在上个月说的,我特别赞同。

这是我最后想送给大家的话:当内容创业,当知识付费的风来了,用心造物,其实是能让我们飞得更高的,我们去夯实每一个作品一定是值得的。我们去花的时间,我们去用的心,我们所专注做的事情,一定是值得的。第二句就是,风来了,若价值观正确,它的方向能更正确,它能飞得更远,它能够不跌落下来,它能够更安全。

感谢在场的每一位从事传媒、关注传媒的创业者,谢谢你们的到来。我相信坚守理想与价值观,用心造好物,风来了,我们一定能一起飞得更高更远。谢谢。

Q&A

剧星传媒董事长査道存:你在创业过程中,最焦虑的事情是什么?最开心的事情是什么?

图为剧星传媒董事长査道存

吴婷:最焦虑的事情,我们团队现在有30人了,我挺焦虑的是,把大家忽悠到一起,我们一起追随梦想创业,我怎么样能让公司跑得更快,赚钱更多,让大家共同发家致富,还能实现人生价值。这是我最焦虑的,可能就是出自梦想惯性加强烈的责任感所导致。

最高兴的事儿就很多了。每完成一件大大小小的事都挺高兴的。今天会议结束之后,我也挺高兴的,挺圆满的。

现场观众A:您好,我也是一名创业者。我看很多传媒出身的,刘德华、吴亦凡他们会去做社群、社区、商学院。您在做创业时,如何把自己以前的人脉共享给用户,产生新的价值?就像您做商学院,带大家去参访美的集团、三七互娱,是如何通过人脉这个链接,去做这个服务的?

图为「嘉宾派分享日·传媒×未来」现场观众提问

吴婷:谢谢你的问题。说到“人脉”这个词,我很想跟大家聊一聊我的一些感受。可能在刚刚创立的时候,这个品牌叫《我有嘉宾》,当然我也很刻意的往后退,不说“吴婷”怎么怎么样,因为我期望把它做成一个更长久的品牌。

当我刚开始创业的时候,可能是很多朋友是出于觉得这个创始人是值得支持的,有很多资深的人作为我们的股东,作为我们初期的嘉宾。但是我们企业走到现在这么长时间,是我们产品的优化,价值的互利共赢,我们能够给别人提供一方舞台,提供一些很好的内容、媒介的传播,我们品牌自身的影响力等等,成为了我们的吸引力所在。所以可能我们在离“人脉”这件事越来越远,而离“杰出的品牌和产品”越来越近。谢谢。

现场观众B:嘉宾派作为一个分享的平台,嫁接了各种资源,让企业家们在这里学到企业管理的方法、获得一些人脉资源等,那么嘉宾派后期会有怎样更持续的发展?第二个延伸的问题,嘉宾派的核心价值是什么?

图为「嘉宾派分享日·传媒×未来」现场观众提问

吴婷:非常好的问题。首先我们公司层面的核心价值,就是我们的创业基因,是媒体团队创业,“作品如人品”,做出好东西,是我们心目当中那团火,是我们最热爱也是最擅长的。所以无论我们从媒体跨界到教育培训,还是跨界到哪里,内容永远是我们的核心,是我们的重中之重,也是我们不会放弃的一个优势。

我们的切入点很重。我们要走访很多的城市,要把这些企业的大boss和整个管理团队约到一起,来满足我们学员学习、社交、认知的需求。但是其实我觉得,重,才能创造壁垒。从反思到互撕,我们有一整套的课程设置,所以还是非常深度的交流,我们希望把访学这些事情夯实。

接下来,我们还可以下沉,去做一些降维的产品,这是后面的事情。但是我相信从高处往低处走,比从低处往高处走更加的容易。不知道有没有回答您的问题。谢谢。

深蓝财经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相关新闻

热门资讯
财经风向标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